-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Sastiel】欲望祷告/无魂米,强迫监禁无下限,PWP,肉文

(又称sammy的烤翅工坊x/sammy的烤翅祷告x)

 

重点预警:pwp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只有畅快的piapiapia。

Cp Soulless Sam Winchester/Castiel

强迫性行为/想到再补充

 

       

重要提示:文章虽然由我执笔,但其中故事主线脑洞(尤其是sam的部分?)均来自泽白小天使↓
→ @spn女孩绝不认输 ←
        ↑
他对点五米的创作正和我心意,于是共同创造出了这篇。他是我最喜欢的小可爱!!

 第二章开始大概全程和谐/我们随缘/web长图见

————————————————————————————————————————————————————————————————————————————

第一章

 

“Hey,Castiel。还是Sam,如果你听得到的话……请快来我这里好么?”

 

Sam怀揣着期待闭上眼睛祈祷着,耳边却没有翅膀扇动的声音,果不其然,睁开眼睛之后四周依旧空空荡荡。

 

你在哪儿?为什么不来见我。Sam这样想着,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跳进笼子之后的他却在墓地上醒来。Castiel像是听不到他一次又一次的祈祷一般没有现身。

 

Sam内心空落落的,只剩下像找不到自己心爱布偶的孩子一般沮丧,他和Dean的天使,在他需要的时候不知道去了哪里。

 

像是去执行他应该去完成的任务一般,Sam不知不觉的走到了Lisa家外,透过窗户看着Dean如他们说好的一般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他履行了他们之间的承诺,放弃了救他。Sam扬起了嘴角,再见,Dean。

 

Sam转身离开那里却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他站在夜色中的街道上闭上眼,再一次祈祷天使的出现。

 

Castiel还是没有出现。

 

————————————

 

“Cass,对,还是我,Sam,我有些不对劲,你能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了吗?”Sam坐在房间里,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向Castiel祈祷。可是Castiel还是没有回复他。

 

Sam感到不对劲,他不用进食,不用睡觉,似乎一切人类的生理需求都被身体摆脱了,不单是生理上的不同,包括寻常人类的情感也离他而去了。他现在和坎贝尔家的人一起猎魔,当然,他还是喜欢单干,比如现在,他摆脱了同行的猎人一个人到这个地方查着一个案子。

 

不得不承认,没有了情感的Sam感到前所未有的强壮。Sam能感觉到自己的不同,他对自己现在的强壮感到满意。

 

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心里显得渺小。包括Castiel,那个似乎骄傲的高等生物。

 

他能听到自己的欲望简单又直接。他渴望他。

 

Sam再次向他祈祷,他回忆着曾经的Sam会说的话:“Cass,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我感到很不对劲,很难受,我想有什么事情出了错。希望你能帮我解决一下。”Sam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果然Castiel不会出现。

 

Sam从工具包里拿出东西开始准备。无休止的等待让他烦躁,他有的是办法让那个小翅膀如他所愿。当铁锅里的火燃起,Sam丢进那个写着Castiel名字的纸条,一阵火焰过后,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晚上好,Cass。”终于终于,Sam忍不住露出笑容,他终于见到他了。Castiel依旧穿着那件风衣,他转过身来,似乎不解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他的目光扫到地上的灰烬,立刻就明白了。

 

“这似乎是晚上好无法解释清楚的,Sam。”Castiel皱着眉头露出愤怒的神色,但很快他就选择了放弃那份愤怒,表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Sam。但是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召唤我。”

 

Sam有些迷惑的皱起了眉毛,Cass似乎知道他的疑惑,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解释:“你一直向我祈祷,我知道你还活着,Sam。但是你不明白,我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以至于无法脱身。”

 

Sam并没有因为他的不耐烦而露出不悦,他的目光在他脸上扫过一遍又一遍,带着一些让Castiel感到有些不适的情绪。

Castiel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些,他想要张开翅膀离开这里继续忙他的事情。

Sam察觉到了,他将手里的打火机点燃,松手任由它坠落下去燃起一圈圣火。Castiel突然被困在那里,荣光受到圣火的烘烤让他皮囊的四肢都开始僵直。

他感到不太对劲,这可不是什么友好的表现。

 

Castiel捏紧了袖子里的天使之刃,他抿紧嘴唇沉默着,眼神里充满了敌意。Sam不着痕迹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果然如他所想的那么有趣。

 

他会很乐于和他玩玩。Sam丝毫不顾及自己是否会被灼烧的跨进圣火圈,凭着敏捷的猎人身手捏住他的手腕——现在的他比以前更棒,伴随着天使之刃清脆落在地上的声音,Castiel的一只手腕上也拷上了他早已准备好的手铐。

 

Castiel毕竟也是个战士,他察觉到这不是一般的手铐,这玩意儿还锁住了他的荣光,乘着他还没有双手都被拷住就一拳挥上Sam的脸。

Sam被这一拳揍上却没有一点意外,他拧了拧下颚骨缓解疼痛,没有荣光的Castiel揍人还那么有劲儿,Sam的手触碰着被打的地方冷笑了一声,被反抗的兴奋带着一些疼痛带来的愤怒。

他将手铐拷上Castiel另一只手,凭着力量优势拽着他衣领将他提起,脚跟离开地面的Castiel瞪大了他的眼睛,他似乎很不习惯这种力量的天平倾向一个人类,而Sam只是眯着眼睛目光扫过他的脸,一个拳头就落在了Castiel的腹部,他松开Castiel的衣领将他丢在了地上。

 “噢我的天使”Sam笑了,“你应该回应我的祈祷。”

磕在地上的疼痛提醒着Castiel他现在与人类无异,他低头看着杵在地上的双手上刻着以诺语的手铐,这明显是一场策划已久的绑架,他不明白为什么以及……Sam究竟想要什么。

但他可是Castiel,他从地上坐起来瞪着他那双蓝眼睛,脸上依旧还是那副面瘫的天使嘴脸,“你最好停手,Sam。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Sam听了他的话嘴角勾起一个轻佻的弧度,他弯下腰一只手不留情面的捏起天使双颊,阻止了他那张嘴,“Cass,相信我,是我会让你后悔的。”  说完就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狠狠摔在地上,在Castiel因为脑袋磕在地上的眩晕而任他摆布之时,一只手钻进他的衬衣下摆。

 

Castiel回过神来之时他的头顶已经留下了温热的液体,他还没来得及查看就感到Sam的手冰冷的像毒蛇触碰,他想做什么?“Sam!你疯了!”Castiel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他的抗拒让身体战斗本能般抬起脚狠狠踹上他前胸。在Sam吃痛后退的刹那向前爬去。

 

Sam嘴里瞬间就有了铁锈味,但他丝毫不在乎。他将嘴里的污血吐掉,Castiel比他想象的还难搞定,他改变了原本的主意,决定再给这个高傲的天使一点惩罚。

他看着那个趴上地上的家伙正摇晃着站起来,上前敏捷的拽着他的领子将他的肉身狠狠丢到另一边的空地上,再弯腰用一只手就轻松将那个家伙提了起来,Sam贴近他那张带血的脸庞,这样的Castiel更加美丽了。

“我没疯,Cass,只是你要为你无视我的祈祷,以及挥向我的拳头付出代价。”

 

Sam拖着Castiel向前走,Castiel因为窒息而挣扎着,他的双腿在地上打着滑,可是现在几近人类的他根本不是高大强壮的Sam的对手,他只能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Sam走到圣火圈的另一边捡起了天使之刃,他毫不费力的提着Castiel像拎着一个破布娃娃,手里的天使之刃对着他的下巴,随后向下挑开他胸前的纽扣,Castiel只是急促的呼吸着瞪大眼睛,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感到Sam的目的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为可怕,他因为这个感觉而挣扎着,“Sam!请你住手!如果你现在住手我可以不怪罪于你。”

 

Sam笑了出声,双手用力直接将他的衬衫扯开,可怜的扣子弹到一旁的地板上,Castiel知道他被迫暴露了容器,这让他更加不安,Sam不带感情的声音让他皮囊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我什么也没有做错,Cass。倒是你,让我非常生气。”

 

Sam再次举起天使之刃来到他的左胸前,Castiel被束缚的双手死死地推搡着他,Sam则亲昵的嗅着他的脖颈,说出的话却是那么让Castiel无法理解。

“你现在最好祈求我的原谅。”言闭Sam手里的天使之刃就划向了他的皮肤,切开皮肉,一笔一划刻下……在Castiel痛苦的叫声中,Sam将天使之刃丢出圣火圈,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虽然血肉模糊但是清晰可见的“SW”的字迹。他十分满意自己的作品,甚至低头亲吻了那个“作品”。

 

Castiel则陷入了混乱,他的喉咙因为痛苦嘶吼而疼痛,他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但是Castiel知道——是他将Sam拉出的地狱。

他感到悲哀,他与恶魔同流合污也就算了,还和恶魔一同创造了一个怪物,他低头看着Sam那双嗜血的绿色眸子,他正品尝着Cass的鲜血。

Cass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内心在向上帝祈祷,这是我错误的惩罚吗,天父。“不要。Sam,你还可以被拯救。”

Sam的手指抚摸着那个地方,他也在想着上帝,只是他想的是,哦上帝,谢谢你送我的这个天使,他简直是我这糟糕一生中最好的礼物。

“我很好,Cass,我很好。我不需要拯救。”他的目光扫过这个天使所选择的皮囊,他真有眼光,他干涩发白的嘴唇和高挺的鼻梁,哦还有那双蓝色的眼睛,伴着鲜红的鲜血,那么美丽。

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眼泪,不管是因为疼痛或者是别的什么,Sam的嘴唇贴上他脸上滚下的泪珠细细品味,疯狂的念头在他脑海里滋生,“噢Cass,我的Cass,你为什么不能为我堕落呢?你都为Dean堕落过一次了。”

 

Castiel的瞳孔在Sam提到Dean的时候收缩了,他沙哑的嗓音再次坚持不懈的劝导着:“Sam!你应该想想Dean,他是你哥哥,你还在里面对吗,你们的兄弟情义一直都……”Sam皱起了眉头,他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他用拳头打断了Cass的话, Cass因为那一拳失去了意识。

Sam将他打横抱起跨出圣火圈放在床上,他看着失去意识的Cass心里控制不住的想着,他什么时候才能乖巧的像现在一样?

 

Sam看着怀里Castiel他衣服上的血污,和床上洁白的床单,他不喜欢床上被弄脏,他开始动手给他脱衣服。

现在的他行动力超群,永远不会疲劳,他的一切都干净整洁,包括他的爱车,不像Dean对待他的英帕拉那样。

Sam把Cass的脏衣服丢进衣篓并且将房间内打扫干净,Cass正浑身赤裸躺在那里依旧昏迷着。

 

Sam坐回床边,他的手拂过Castiel的身体,抚摸着他胸前自己的名字,心里的满足随着天使皮囊的自愈而渐渐消失,他的笑容也消失在了脸上。

不行,这样不行,Sam的脸色阴沉起来,他要完完全全拥有他,完完全全。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