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True Silence 第二十章(再次重修)

修改部分:添加了Sam和Dean在厨房的一段关于Cass的聊天和部分措辞


第二十章 

这气氛真够奇怪的。

Sam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他不安的在座椅上扭动身子。

车厢里一片宁静,Dean将音乐声音开的很大,而Cass则坐在后座沉默的看着窗外,这让副驾驶座儿的Sam感觉到窒息。

“…嘿,那个,Cass…”Sam主动开口了,“你还记得些什么?”这真是个糟糕的问题,Sam可以借着路灯看到黑暗里Dean握着方向盘的手攥得紧紧的,而Cass则在沉默之后说道:“我现在大脑很混乱。”

Sam看向Dean,Dean好像松了口气,但Sam知道,他并没有因此好受一些,他紧紧抿着嘴唇沉默着,眼睛直直的看向窗外。

Cass并没有胡说,他被梅塔特隆不停的洗脑,和人类Cass合体之后受到他记忆的影响,他现在还想不清任何东西。

他们一路驱车到了地堡,Cass记得自己的房间,他沉默跟随两人进了地堡,无视了Kevin的打招呼一路走进自己的房间。

“他怎么了?”Kevin问,Dean将包放在桌上也一言不发的离开了,Sam则耸了耸肩,在听到Dean把门关上的巨大声响之后才无奈的回复他:“我不知道,我并没有经历这几个月,你懂得。我想你能告诉我些什么?”

Kevin却只能跟着耸肩:“我只知道Dean混进了Cass学校和他做同学,然后我就守着你,或者回来翻译我的天使石碑?”

天使石碑这四个字让Sam迟钝的回忆起他沉睡之前的事情,他们想要完成地狱石碑的咒语永远的关闭地狱,完成了两道试炼之后出现了天使石碑,而天使石碑先被Castiel带走,然后到了克劳力手中,最后为了第三道实验Dean和Cass抓住了克劳力也得到了天使石碑,但是最后关头为了Sam的生命他们选择了放弃。

哦,Sam突然想起,他们抓住了克劳力,“克劳力在哪里?”Kevin的表情在提到克劳力的瞬间就变成了厌恶,他扬起下巴指了指图书馆的方向:“牢房。Dean说让他一个人生闷气去。”

Sam在椅子上坐下后Kevin给他递了一杯水,许久后Sam那刚从沉睡中醒来还很疲惫的身体才恢复了一些,他叹口气又准备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想我应该去看看那两个家伙。”

Kevin则将电脑推到他面前打断他:“也许你想知道这个?”Sam接过电脑看了看,是德克萨斯州公立大学的校园网站,这个标题叫“德克萨斯州公立大学第一对公开同性情侣”的帖子里有Dean手机锁屏的照片,Sam仔细的阅读完了把电脑推回去:“好吧,这看起来和粉丝小说一样,太荒谬了。”

Kevin则并不这样认为,他提醒道:“天使Castiel也许是他的兄弟,但是这个Castiel只是个来自堪萨斯州一个小镇的普通少年,他们给了他完整的记忆甚至养父母,他完全不一样。”

Sam沉默了一会儿,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他始终是Cass的一部分不是吗?”Kevin点点头然后迅速说道:“我解决不了这个,Sam。我只谈过一个女朋友他还被地狱之王扭断了脖子。”

Sam从椅子里站起来,“我明白,我也只能尽力了。但也许今天不是个好时候,明天吧?”

——————————————————————————————————

于是到了第二天,Sam准备好了和Dean好好交谈。

 

Sam走进厨房就看到Dean在厨房做早餐,Kevin正端着盘子吃着三明治,Sam在桌子旁坐下,他拿起叉子又放下,看向坐在一旁的Kevin,Kevin心领神会的抬着盘子离开了厨房。

 

“我觉得我们可能应该谈谈,Dean。”Sam开口,Dean只是背对着他翻着锅里的煎蛋,沉默不语。于是Sam先开口了:“你答应说事情结束后会告诉我一切的,Dean。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Cass的?”Dean将煎蛋翻进盘子里,他转过身走到桌旁,拿起叉子戳着那个还没有完全熟透的蛋黄。

 

Sam等待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口:“你喜欢他,是吗?那个Castiel。”Dean手里的叉子顿了顿,他抬起眼睛看着Sam终于开口了:“我不能否认,我们就差好好约个会了,Sam。但是现在……你不明白,这很复杂。”Sam耸了耸肩,“我确实不太明白,Dean,他变成了天使Castiel你就不喜欢了吗?你们之前不就有什么……特殊的羁绊?”

 

Dean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煎蛋,他摇着头否认:“我从没对Cass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但是他不一样。”Sam叹了口气靠在椅子靠背上,他拿起手里的叉子也开始戳那个煎蛋,他们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Sam再次开口:“你还记得那张照片吗?就是你当做手机壁纸的那个。”

 

Dean不太明白,他反问:“这有什么关系吗?”Sam笑了出来,“我只能说,Cass看你的表情一直都是那样,Dean。”Sam站了起来,他的手越过桌子拍上Dean的肩膀,表情很真诚:“Dean,我希望你能幸福。希望你早点看清自己的想法,然后和Cass说清楚。”

 

Sam端起那份给Cass的早餐离开了餐厅,他打算给Dean留出一个人的时间与空间,打算转而和Cass谈谈。他走到Cass房间门口,敲门之后却没有人回应。他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被子也像没有动过一样。

 

Kevin正好从旁边经过,Sam询问道,“Cass不见了,他去哪里了。”Kevin端着盘子摇了摇头,“我从昨天晚上就没看到他。”

 

Dean也从餐厅走出来,推开Cass的房门,他和Sam对视一眼,从兜里拿出手机就给Cass打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Sam也走到大厅拿出电脑开始追踪他的手机位置。

 

Kevin咬着嘴里的三明治口齿不清的说:“他现在不是荣光满满,你们怕什么?”Dean瞪了他一眼,Kevin只好对着Sam露出一个我很无辜的表情,Sam只好安抚的拍了拍他肩膀。

 

电脑很快得出了Cass手机的位置,他正在一条公路上移动,“我想他在一辆车上,”Sam这样说着然后噼里啪啦的波动键盘,“他在去德克萨斯州的一辆公车上。”

 

Dean的表情变得很滑稽,又有些悲伤又有些期冀,他放下手机拿起车钥匙走向仓库,Sam也急急忙忙的关了电脑追了上去。

 

“一路顺风…”Kevin对着他们的背影说着,看他们没有人理会自己的样子耸了耸肩自言自语,“算了,你们温家人和天使恶魔都一个德行。”于是到了第二天,Sam准备好了和Dean好好交谈。

 

Sam走进厨房就看到Dean在厨房做早餐,Kevin正端着盘子吃着三明治,Sam在桌子旁坐下,他拿起叉子又放下,看向坐在一旁的Kevin,Kevin心领神会的抬着盘子离开了厨房。

 

“我觉得我们可能应该谈谈,Dean。”Sam开口,Dean只是背对着他翻着锅里的煎蛋,沉默不语。于是Sam先开口了:“你答应说事情结束后会告诉我一切的,Dean。也许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Cass的?”Dean将煎蛋翻进盘子里,他转过身走到桌旁,拿起叉子戳着那个还没有完全熟透的蛋黄。

 

Sam等待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口:“你喜欢他,是吗?那个Castiel。”Dean手里的叉子顿了顿,他抬起眼睛看着Sam终于开口了:“我不能否认,我们就差好好约个会了,Sam。但是现在……你不明白,这很复杂。”Sam耸了耸肩,“我确实不太明白,Dean,他变成了天使Castiel你就不喜欢了吗?你们之前不就有什么……特殊的羁绊?”

 

Dean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煎蛋,他摇着头否认:“我从没对Cass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但是他不一样。”Sam叹了口气靠在椅子靠背上,他拿起手里的叉子也开始戳那个煎蛋,他们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Sam再次开口:“你还记得那张照片吗?就是你当做手机壁纸的那个。”

 

Dean不太明白,他反问:“这有什么关系吗?”Sam笑了出来,“我只能说,Cass看你的表情一直都是那样,Dean。”Sam站了起来,他的手越过桌子拍上Dean的肩膀,表情很真诚:“Dean,我希望你能幸福。希望你早点看清自己的想法,然后和Cass说清楚。”

 

Sam端起那份给Cass的早餐离开了餐厅,他打算给Dean留出一个人的时间与空间,打算转而和Cass谈谈。他走到Cass房间门口,敲门之后却没有人回应。他推门进去,里面空无一人,被子也像没有动过一样。

 

Kevin正好从旁边经过,Sam询问道,“Cass不见了,他去哪里了。”Kevin端着盘子摇了摇头,“我从昨天晚上就没看到他。”

 

Dean也从餐厅走出来推开Cass的房门。他和Sam对视一眼,便从兜里拿出手机开始给Cass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Sam也走到大厅拿出电脑开始追踪他的手机位置。

 

Kevin咬着嘴里的三明治口齿不清的说:“他现在不是荣光满满,你们怕什么?”Dean瞪了他一眼,Kevin只好对着Sam露出一个我很无辜的表情,Sam只好安抚的拍了拍他肩膀。

 

电脑很快得出了Cass手机的位置,他正在一条公路上移动,“我想他在一辆车上,”Sam这样说着然后噼里啪啦的波动键盘,“他在去德克萨斯州的一辆公车上。”

 

Dean的表情变得很滑稽,又有些悲伤又有些期冀,他放下手机拿起车钥匙走向仓库,Sam也急急忙忙的关了电脑追了上去。

 

“一路顺风…”Kevin对着他们的背影说着,看他们没有人理会自己的样子耸了耸肩自言自语,“算了,你们温家人和天使恶魔都一个德行。”


————————————————————————————————————————

Castiel坐着车来到了他位于德克萨斯州的边陲小镇——这里是Castiel Hernandez的养父母 Alice和John居住的地方。

昨天他们救下这对夫妇后就送他们上了回家的车,Dean.Sam和Cass才回了地堡。

然而重新成为天使的Castiel感觉自己心里空缺了一块,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脑子里一直浮现这两个人的相貌与声音,所以他连夜上了路。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寻找。

他踏上那个陌生又熟悉的院子,John的摇椅在院里被风吹的摇晃,那儿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这栋房子的玻璃已经被修好了,完全看不出曾经被天使的荣光震颤过这片土地。

他站在门口抬起手又放下,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Castiel,可他又不是。冲动使他站在这里,可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两个人。

Alice从厨房的窗子那儿看到了他,她脸上露出笑容,她冲到门口打开门,看着Castiel的脸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拥抱住Castiel,John也从她身后走出来,对着Cass微笑:“欢迎回家,Cass。”

Castiel愣怔之后也露出一个笑容,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Alice摸上他的脸,她擦掉流出的眼泪笑着说:“你安然无恙就好,Cass。”Castiel也垂下了眼睛,他安静的笑着,John也上前拥抱他。

“快进来?”Alice拉着他的手把他领进房间,Cass还记得这里,属于人类Castiel的记忆对他来说像蒙了一层纱一样朦朦胧胧,可是他却下意识的喜欢这个布满小碎花的地方。

这里那么贴近“家”这个字眼,与天堂,和与温家兄弟的地堡都不一样。

Alice拿出她做的派,Cass坐在桌旁,他不知道为什么回忆起Dean第一次来这里,他就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Cass将派塞进嘴里,这和他记忆里不一样。至少不应该尝起来那么像分子,但他还是笑了,“很好吃。”

Alice温暖的手抚摸着Cass的头发和脸,John慈爱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不一样的孩子突然变成30多岁的中年人而大惊小怪,也并没有改变对他的态度。对他们来说,他还是他们的孩子。

对于Castiel,这一切都那么虚幻。而对于Alice和John,这是真正的20多年。

“我们给Heal办了葬礼,像一个普通人一样。”Castiel想到Heal心里一阵内疚,他还依稀记得自己的刀刃插入他皮囊的感觉,是梅塔特隆让他拜托这位好友为他做这件事情,他为此付出了一切,却被自己亲手杀害。


“这并不是你的错。”父亲John看出了Castiel的想法,他开口道。Cass点了点头,继续吃着母亲做的派。这里让他感到安心。


饭后他们像真正的一家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Castiel在不知不觉中只希望这是人类Castiel的普通一天,陪他的父母度过那样和他们度过。


电视里放着新闻,一个月前的流星雨至今天文专家都没有确切的解释。Castiel愣愣的看着新闻,Alice习惯性的给他洗了一个苹果


Castiel咬了一口,电视机的画面突然开始花屏。Cass警觉了起来,果然他回过头时,Alice和John倒在了沙发上陷入沉睡。

Cass放下苹果站起身来,他手里捏紧了天使之刃。果然随着翅膀扇动的声音——已经没有几个天使还拥有他们的翅膀了。

“真是幸福的一幕。”那个人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讨论等价交换了吗。”


Castiel看着那张令他厌恶的脸,冷漠的吐出:“我和你没有什么可以谈的。”


梅塔特隆笑了,他的眼睛落在Alice与John身上狡黠的眨眼:“你当然有和我好谈的。”


——————————————————————————————————

愤怒和恐惧笼罩了Dean,他车速飚的飞快。Cass已经在他眼皮底下消失过一次了,他不想他再经历一点什么,靠近梅塔特隆一点都不行。


Dean脑海里幻想出了各种可能,只能默默祈祷Cass的平安。

然而事情总是不会向着好的地方发展。当Dean和Sam开车到这里,他们冲进屋子里只看到Alice和John躺在沙发上,而Castiel浑身是血躺在地上。

“Cass!该死的”Dean冲上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手忙脚乱的捂住他脖子上的伤口,对着Sam大叫:“快,打911!”

Sam拿起手机才拨通号码,Cass就咳嗽着醒了过来,他抓住Dean的袖子眼睛瞪着他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话,“对不起,Dean,这是我的选择。”

Dean的手都在颤抖,但是他不知道Castiel在说什么,Sam挂了电话检查Alice和John的情况,“他们还活着,只是睡着了”。

“该死的不许这样了,”Dean捂住Castiel脖子上冒血的伤口,他的手都因为紧张而在颤抖。还好他还在这里,他觉得自己承受不了再一次让Cass消失在自己面前。

Cass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悲伤,他不顾自己的伤口向着那对夫妇看去,听到Sam的话他松了一口气。而他的目光却被桌子上那个被他咬了一口的苹果紧紧吸引住,那个苹果安静的放在一本圣经上。

Castiel闭上眼睛,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始终会选择人类背叛天堂上交自己的荣光,而这次,他是真的无法回头了。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