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True Silence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Cass在这张床上醒来,他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带走多长时间了。

他站起来顺着白色的墙壁摸索,每一个地方摸起来都是一个样子,坚硬冰冷。

突然Cass身边白色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门,Cass保证他没有在那个位置摸到可能有门的缝隙。

是Castiel,他身后那道门就这样消失了。他看着Cass的眼神冰冷的像他捅死Heal的时候一样。Cass只好坐在床边低头看着手指:“欢迎回到派对,Castiel。”

Castiel声音依旧没有温度,“你好。”Cass抬头看着他,冷哼着问他:“你好?我以为我们昨天聊的很愉快?”

Castiel只是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Cass盯着他,Castiel也盯着他,Cass知道他没有撒谎,他只是需要时间来弄清这是怎么回事。

“我叫Castiel。”Cass主动说,Castiel盯着他,“我也是。”Cass则学着Dean撇了撇嘴了,“good talk。”

Castiel学着他的样子动了动嘴角,Cass则嘲讽的反问他:“所以你的命令是盯着我?你是天使不是机器人?你还能变出一个Dean来陪我睡觉是么?””Castiel疑惑的看着他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Cass则笑着摇了摇头:“我真的很难相信你这个木鱼脑袋和我叫同一个名字,我们明明完全不同。”

Castiel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的表情带着天使独有的高高在上:“你只是我的一部分。”

Cass还没有失去理智到相信他说的话,他只是耸耸肩:“嘿听着,伙计,你挺可爱的,我认真的。但是我不是你的一部分,我不是任何东西的一部分。”

Castiel并不意外,他继续说:“你是我自傲,自私,拥有弱点的部分。我们都相信,没有了你我将会更加强大。”

Cass却不甘示弱的哼了一声,回他,“我可不觉得我缺少你这一部分,你代表着什么,冷漠,听从,没有自我吗?”

Castiel冰冷的蓝色眼睛盯着Cass,他面无表情的脸让人讨厌:“我比你强大。”Cass则嗤笑出声:“请定义强大。”

Castiel并没有愤怒,他感到迷惑:“我能够夺走任何东西的生命。”Cass则笑了出来,“拜托,这不是强大。这是暴力,是杀戮,和强大没有关系。”

Castiel沉默了,他的眼睛里除了迷惑没有更多,Cass只是用手抹了一把脸,他知道Castiel并不能理解他所说的任何话,他只是讨厌他这副听从的样子。

“我不知道,Castiel。作为人类真的糟透了,那些人的想法,他们说的话,他们混乱的想法让我抓狂。”Cass不知道自己在对谁说,他只是觉得空气的安静让他难受,他不停的说着,“也许,我也许是你的一部分,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不想要我这'一部分'我也能够理解,毕竟做人真的挺糟糕的。”

Castiel迷惑的眼神盯着他,他依旧一言不发,只是安静的听着。

Cass的眼神再次从Castiel脸上扫过,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Cass停下了诉说,他只是觉得这白色让他难受。

他们沉默着任时间流逝,Cass已经在无聊的拉着床单上并不存在的线头,Castiel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在了那里,Cass只好数着布料上的螺纹,再一次昏昏沉沉的陷入睡眠。

——————————————————————————————————————————————

Cass再一次醒来,他看到Castiel站在他的床前,不规律的作息让他感到眩晕。“你能告诉我现在是几月几号了吗。”Cas问道。

Castiel回复他:“5月24日。”Cass回忆了一下,Dean和他约会那一天是5月21日,已经过了3天了。

Castiel突然说:“你在想Dean Winchester。”Cass则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了:“你真聪明,小天才。”Castiel则歪了歪头:“这是夸奖吗,谢谢。”

Cass看着他, 他和Castiel对视着,Cass从他眼里看到一张一模一样只是更年轻的脸。“所以,”Cass问他,“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记得。”Castiel回答。“你想和我讨论他吗。”

Cass愣了一会儿才听出来他居然主动和他搭话了,“谁?Dean吗?”Cass停顿了一会儿,“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们?我感觉你们之间有很多事情。”Castiel茫然的侧头,“我们不认识。”

“好吧。”Cass脑子里想着可乐,床头便出现了插着吸管的一杯可乐,不得不说这趟魔幻之旅大概只有这是Cass最喜欢的地方了,“你想听我讨论Dean的什么?”

Castiel不知从哪里拉来一张桌子,上面都是Cass想吃的东西。“你总是在想他。”Castiel说,他的语气听起来不想交谈,像是质问。

天使都那么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吗,Cass咬着吸管不满的想,Dean对于他并不是几句话能够讲清楚,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讨论。Castiel却说:“你们人类思考都那么大声的吗。”

Cass想问这个问题也很久了,二十年,今天居然也有人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了。“嗯…”Cass松开吸管笑了笑,“也许我们比我想的更有共同点。”

Castiel没有回复,他只是重复了一次:“和我谈谈,关于Dean Winchester。”

Cass放下手里的可乐,他真的很好奇,这算什么情报打探吗,“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知道Dean的事情?”Castiel依旧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是梅塔特隆,是吗。”Cass问,Castiel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Cass知道这就是答案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Cass诚实的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和没感情的天使讨论感情。”

Castiel则看着他吐出一句:“试试。”

Cass摊了摊手,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他拿起桌子上的汉堡塞进嘴里,“我不知道,Castiel,可能是上帝给我们悲惨的生活的慰藉?”

“你在说Dean吗?”

“我在说爱,Castiel。”Cass吸了一口可乐,“我知道你什么也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你爸爸在创造我们的时候给了我们这个。”

Castiel眯着眼睛看着Cass,他虽然一直都盯着Cass,但不知道为什么,Cass能感觉到他轻微的情绪变化,也许是这惨白的房间让Cass的感官变得敏感,但是讨论Dean的时候Castiel的情绪总是在波动的。

“你在读我的心,我觉得我根本没什么好说的。”Cass揉了揉太阳穴想要缓解头痛,Castiel只是沉默,Cass永远无法习惯和一堵墙谈话。

在Cass将自己的肚子填饱之后,Castiel才又发出了声音:“我不能明白,我不是人类,我没有感情。”

Cass则摇着头笑了笑,“那是谎言,Castiel。”Cass推开那张桌子,桌子像活的一样消失了,他拿出遥控器打开电视,开始消磨他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的时间。

————————————————————————————————————————————

又一次醒过来,Cass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与床单,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奔溃那么近。那种东西原本离他很遥远,他活了那么大从没有崩溃过。

你在哪里,Dean。Cass躺在那里这样想着,他会找到他吗,如果不会他是不是要在这里呆一辈子。

“你好,Castiel。”

Cass的眼睛向床边看去,Castiel站在那里。“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奇怪。”Cass吐槽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变得虚弱。

“今天是5月26日。如果你想知道的话。”Castiel说着。

Cass像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问他:“你还记得我吗。”Castiel回他,“记得。”

Cass看着他眼里的冰冷,他感觉得到他的情绪,Cass知道他不记得了,可怜的天使Castiel再一次回到了出厂设置。

“我不知道这到底为了什么,”Cass终于忍不住了,他问道:“把我关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Castiel的眼睛看着他,他一言不发。他们的沉默让Cass没一会儿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他再一次醒来是被饿醒,Cass能够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他幻想自己有一台跑步机或者沙包,然而并没有出现。他只能得到马桶,床,电视,食物和Castiel。

他又醒来,Castiel在床前看着他,他们聊天,然后下一次他又会忘记上一次说了什么,然后下下次也是。

Castiel就是一堵会不停回到出厂设置的墙。他想为他感到一点儿悲哀,但是Castiel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愤怒,没有悲伤。

“你好,Castiel。”

床边的Castiel再次说道。Cass已经不想理会他了,他安静的躺了一会儿问道:“我能有一本花花公子吗。”

Castiel给他带了一本花花公子,Cass知道至少他可以有书看。他又要了一本暮光之城,纯属无聊。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Cass从无聊的狗血小说开始,看一些名著像战争论,老人与海,百年孤独,然后是黑格尔,杜伊诺哀歌,物质与记忆,人类论,战争论…

他依旧每天醒来,Castiel告诉他:“今天是7月1日。”“今天是8月16日。”“今天是12月20日。”“今天是2月1日。”………

书给了Cass很多可以做的事情,他看书,睡觉,睡醒了看书,然后继续睡觉。他的头发变长,他的胡子也变长。他不再抗拒Castiel给他变出虚假的Dean,他虽然依旧抗拒与虚假的Dean的性爱,但他只是想见他。

日子开始翻过一年又一年,Cass开始发现梅塔特隆根本不会放他出去。他只能依靠酒精、电视和书来度过这狗屎一般的日子

“你好,Castiel。”Castiel再一次出现在屋子里,Cass正在复阅柏拉图的《理想国》。“你好,Castiel。”Cass头也没有抬,他拿起身旁的威士忌喝了一口。

Castiel给他带了一本书,不是他要求的。Cass接过后只是嘲讽的笑了笑,“圣经,认真的吗。”

Castiel开口:“梅塔特隆让我给你。”Cass哼了一声,他抬头看着Castiel,Cass知道,这又是一个全新的,脑子里空空如也的Castiel。

Cass忍不住笑出了声,“Castiel,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感觉怎么样?”Castiel只是摆出他每一天都一样的迷惑的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Cass只是摇了摇头,他低下头看着这本书,念道:“坏事物的原因都与神无关?听起来是那么的讽刺不是吗? ”Castiel安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不明白。”Castiel说。

Cass已经快完听腻了,每一个全新的Castiel都讲这句话,他已经厌倦了向他解释人性和感情。

日子又混乱的过去了,Cass的书越来越多,在这个房间里垒到Cass的腿部,然后到腰部然后到胸口,他也不再问Castiel今天是几月几日,直到某一天Castiel告诉他又是新的一年,Cass才如梦初醒的问他:“这已经多少年了。”

Castiel诚实的回答他:“23年。”Cass低低的笑了一声,他伸手在空气里抓住一面镜子看向自己。不知不觉他已经45岁了。他的手摸过自己的皱纹,他自从来到这里从未崩溃过,他也不曾看向镜子,但是他现在看到自己的样子时依然感到眼泪难以抑制的流下。

他只是想毕业,工作,也许他还可以和Dean结婚,领养一个两个孩子,然后普通的过完一生。现在这算什么,他要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度过余生,已经度过了23年没有Dean的生活他还要一直这样到什么时候。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愤怒,他把镜子丢在地上,站起身来推开铺在地上一本本的书,他对着天花板大吼:“梅塔特隆,你给我出来!”他把书砸在地上,堆积了20年的愤怒突然倾泻而出,“你这个狗娘养的混蛋,梅塔特隆,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Cass看到书堆中间的那本圣经,那是梅塔特隆唯一给过他的一本书,他推开那些有他胸口高的书堆,拿过那本圣经,把他从中间撕开丢在地上。

“去你妈的天使,去你妈的天堂,去你妈的上帝。”Cass哭喊着跪在那些书中间,他捂住自己的脸蜷缩着年迈的身体,低声的悲鸣着,“让我离开这里,你他妈的让我离开这里…”

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Cass回头一看,是Castiel,他的手抚上Cass的额头,一阵白光之后,Cass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沉重一扫而空,而房间却突然之间扩大了面积。

Cass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不在皱皱巴巴,而是回到了20岁的光滑细腻。他从空气里抓过一面镜子,镜子里的他果然又回到了最初的20岁。

“这是什么意思…”Cass抓住Castiel米白色的风衣大声质问着,Castiel只是抿了抿嘴唇,Cass能感觉到他心里原始的怜悯。

“梅塔特隆让我告诉你。你的每一次崩溃都会让时间回到原点,而这一切…”Castiel顿了顿,他继续说:“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停止。”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