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True Silence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Castiel的鞋子踏在梅塔特隆房间外的地毯上,他推开那扇门,走进梅塔特隆的办公室,看着那个家伙低头打字的样子,嘴里吐出梅塔特隆已经等待了很久的消息。

“他已经崩溃了,彻底的。”Castiel说。

梅塔特隆激动的从椅子里站了起来,他来回走着然后摩挲自己的下巴。

“我等待这一刻很久了。”梅塔特隆双手合十,他脸上露出笑容,“告诉我你已经给温家兄弟留足了信息。”

Castiel蓝色的眼睛垂到地上,他的脸上有一瞬间打破了冰冷。

“那是自然,长官。”

——————————————————————————————————

Dean开着他的英帕拉飞驰在路上,已经过了3周了,他还是没有任何关于Castiel的消息。

“抱歉。”副驾驶座上的人顶着棕色的长发,一双绿色的眼睛,赫然是Sam。而他冰冷的表情显示了他并不完全是Sam…Sam,或者说Ezekiel,开口说:“梅塔特隆已经掌控了天堂,我无法找到他的位置。”

“没关系。”Dean踩着油门,他眼睛下的青色显示着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副驾驶座上的Ezekiel早已放开了对Sam身体的控制权,他明显被Dean这一敲吓了一跳。

“放松些,Dean。”Sam揉了揉他的太阳穴,他才从长睡里醒过来,总感觉自己状态不太正常。

“抱歉,Sammy,”Dean叹了口气,“你刚醒就让你处理之前这些破事。”Sam则把手放在Dean肩膀安抚他:“没事儿的,Dean。那可是Cass。”Dean却挑了挑眉,他喃喃着:“其实不全是。”

Sam拿过Dean的手机想看看时间,他按亮屏幕后就看到锁屏是他Dean和Cass走在路上的抓拍,Cass正对着Dean笑的很快乐,这张照片散发着令Sam起鸡皮疙瘩的气息。

“奥”Sam的声音里透出几分调笑的滋味,“照片不错。”Dean想到那张照片忍不住弯了弯嘴角,Sam知道在自己不省人事的时候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

“所以,”Sam再次按亮Dean的手机,“你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Dean则歪头看了他一眼回复:“等我们救回Cass,我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所有。”

“一言为定。”

他们开车从科罗拉多州来到德克萨斯州,其实只是从地堡开到了Cass的学校。这三周Dean花了两周抓住了Kim和Daniel,然后折磨他们逼问梅塔特隆关押Cass的地方,然而只得到了“7月中旬,在所有的一切开始的地方”这种含糊不清的回答,最后Dean杀死了他们。然后紧接着
Sam的情况却急转直下。

最后Dean无可奈何让Ezekiel附身了Sam维持他的生命,当然,没有告诉Sam。

这三个月Dean过得很糟糕,但他想到Cass会被如何对待就更加焦急。而且他的父母也被抓走了,Heal死了,这一切都不能再糟糕了。

————————————————————————————————————

Dean和Sam在Cass的学校附近蹲守了好几天,但是什么也没有。

中旬这一天已经过了午夜,Cass的学校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Sam拿望远镜看着窗口,他疑惑的问Dean:“你确定你找对了地点?”

Dean沉思着,他的思绪顺着时间向前追溯,开始的地方…如果不是学校那只可能是……

Dean的脑子里浮现了那天的画面,他拽住那个长的和Castiel一模一样的服务生,他蓝色的眼睛迸发出的欲望在Dean无数次在搭讪妹子时见过,那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仿佛他为他买一杯啤酒他们就可以找家旅馆开始滚床单了。

Dean发动车子开向Mary的快餐店——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那个付不起贷款却可以翻修餐厅的Mary自从那一夜后就消失匿迹,也许她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慈爱。

Dean和Sam很快就到了那里,餐厅一圈像任何在装修的地方一样被围住了,Sam推开西南角的小门,里面异常黑暗。Dean一手捏住天使之刃一手举着手电筒率先走了进去。

他们在黑暗里探索着,但是手电筒却像照不到尽头。Sam和Dean在一通混乱毫无方向感的前行后遇到了剧烈的光亮, 他们突然之间就站在了一个纯白的屋子中央。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墙壁,大概20平方公里的屋子堆满了书。

Dean随手拿起一本,他的五官皱在了一起:“暮光之城,新月?”而Sam也拿起了一本,“论灵魂,伊本 西耶?”Dean放下暮光之城,又拿起了一本书念出了名字,“这个有趣,性爱心理学,来自斯坦福大学。”

Sam哼了一声,他总结说:“所以,这个人是个什么都读的家伙。”Dean则翻看了一下那本书,虽然主题很让他感兴趣到内容却非常的枯燥,Dean放下书,看着满屋子的书感叹:“我不知道除了梅塔特隆还有谁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读那么多书。”

像是在响应Dean说的话,梅塔特隆出现在房间里,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不幸的是,不是我。”

Dean和Sam都举起了手里的银刃,Sam脸上露出冷笑,“梅塔特隆,终于。”

一个米黄色的人影出现在梅塔特隆身后——是Castiel。他伸出手,Dean和Sam就被紧紧的贴在了后面的白墙上发出碰撞的声音。

“谢谢你,Castiel。”梅塔特隆踩着那些书走向Sam和Dean,他摊了摊手,“不得不说,Castiel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了。没有了人性,他就是我最好的战士。”

他走到Dean面前,双手合十抱在胸前,他一张和蔼的脸上露着笑容,
“当然,Dean。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那个Castiel。现在,我来向你讲述我创造那个Cass的原因。”梅塔特隆伸手戳了戳Dean的鼻子,Dean厌恶避开了。

“太有人性就是Castiel最大的弱点。所以,我在用他的荣光完成天使石碑上的咒语时就顺便,用Reomi最爱的那个小玩意儿分离了他,”梅塔特隆在他们俩面前来回踱步,

“不过最让我觉得惊讶的,是你,Dean。”梅塔特隆的手戳着Dean胸口,“从Castiel身体里剥离出来的,小小的可爱的充满人性的Cassie居然拿下了你,他其实什么都不是,甚至没有肉体,只是一块小小的天使电池。脆弱的像个真正的人类。”

Dean则冷哼一声,“他比你伟大多了,梅塔特隆。你就是个……”梅塔特隆挥了挥手,Dean张着嘴喉咙却被堵死说不出话来,“拜托,父亲说话的时候你们别插嘴,”梅塔特隆依旧对他笑着,Dean只能咬着牙贴在墙上无用的挣扎着。

“当然,你也爱他,我知道。”梅塔特隆指了指自己的内心,露出虚伪的同情表情,“噢,可怜的爱情小鸟。”

梅塔特隆离开了那里,他踩着那些成堆的书,从脚边拿出了一本随意翻阅着,“你知道吗,他对书的痴迷简直可以赶上我了。当然离我还有些距离。”梅塔特隆看着Dean,好像被他震惊的表情取悦,“哦,你是不是以为这些书是我看的?不,Dean。”

他的笑容得意极了,“这些,全都是你的Cass看的。对你来说这是三周,对他来说可是整整三百年。他每一次精神崩溃就会回到20岁,直到他下一次崩溃,和下一次崩溃。”

梅塔特隆对着Dean眨眨右眼,“是不是特别有才,简直就是翻版的重回十五岁——然而并不是那么愉快的结局。”

Dean瞪大眼睛,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知道梅塔特隆一定会对Cass做糟糕的讨厌事情,但是这个…Dean的头砸在身后的墙上,他难以想象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禽兽会用三百年无止尽的囚禁来对待Castiel——他的记忆里他只是一个来自德州的22岁普通少年。

“当然,他已经很棒了。三百年来他也才崩溃过…”梅塔特隆拍了拍手,“重头戏来了,猜猜几次?”

Sam忍不了了,他骂到:“你这个疯子,梅塔……”随着梅塔特隆挥手,他也张着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shhhh…”梅塔特隆耸了耸肩,“别打断我。”

梅塔特隆走到Dean面前继续对着他笑,“63次,Dean,他崩溃了63次。”Dean仰着头想要把喷涌而出的愤怒压回去,他的指甲刻在坚硬的墙上,牙齿咯吱作响。

“身为一个人类,他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也证明了这一点,”梅塔特隆双手狠狠捏着Dean的脸强迫他看向自己,“人们只想忘掉坏的东西,而去相信那些捏造的好的东西,你们都在赞颂的人性……”梅塔特隆的笑容使皱纹丑陋的皱在一起,“就是废物。”

Dean不屑的鼻子冷哼一声,梅塔特隆后退一步弹了个响指,Castiel应声伸手从书堆里抓住一只胳膊,Dean的眼睛也看向在那只胳膊上,噢,不,不要是这样。

随着Castiel用力一拽,一个苍老的老人被他从书堆里拽了出来。他花白的头发凌乱着,枯槁的四肢爬满了皱纹。

“噢,看看这个场景。”梅塔特隆走近那个老人,捏起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显示给Dean,那个老人眼神空洞,头发胡子凌乱,脸上的皮肤虽然沟壑纵横,但是Dean知道,那就是Cass。虽然他还呼吸着,但是看起来了无生气。“多么令人惊讶啊”梅塔特隆指着他看向Dean,“你的爱人?对吗?他已经74了,你还爱他吗?当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衰老是你们的特权。”那个老人混沌的蓝色眼珠子转向Dean,从凹陷的眼眶里掉下一滴眼泪。

Dean的脸抽搐着,梅塔特隆明显被取悦了,他再次弹起响指,屋子里出现了一张椅子,Castiel将老人拉到椅子前让他坐上。随着第二声响指,老人面对出现两张椅子,上面绑着的赫然是Cass的父母——Alice和John。

梅塔特隆站在中间,两块空地分别在Dean视野两侧,Dean知道这场秀是做给他一个人看的,他却只能死死的瞪着罪魁祸首,在心里向自己保证他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

“我一直都想知道,没有灵魂的天使却像一个人类灵魂一样撕碎折磨究竟能到什么地步。这是一个实验,以及”梅塔特隆站在中间举起双手,“为你量身定制的玩笑。”

他挥了挥手,Castiel走到Alice身后,天使之刃轻松的撕裂了她的喉咙,然后是John。而年迈的Cass只是坐在椅子上,空洞的双眼看着前方。

梅塔特隆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有Dean和Sam拼命挣扎的微弱声音,梅塔特隆却异常兴奋,“看看这个,Cass,你死了吗?”

花白头发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安静惹怒了梅塔特隆,他下一秒便抬起手一拳打上Cass的脸。Dean的挣扎声大了起来,老人的脸偏向一旁,颓然的垂着。他的胡子下开始滴血,但是他只是垂着脑袋没有任何反应。

梅塔特隆抬起他的脸,看着他空洞眼神摇摇头惋惜道:“活着,但是和死了也没有什么的区别了。”

然而突然之间,他眼前的老人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他干瘦如枯槁的双手紧紧的拽住了梅塔特隆,他张开沾满鲜血的手心,那里刻着奇怪的
以诺语,梅塔特隆挣扎着但是却没有挣开,老人沙哑的喉咙吐露出嘶哑的声音,“再猜猜?”

随后一把天使之刃从后面插进了梅塔特隆的身体,梅塔特隆回头,是Castiel。

“意料之外的感觉怎么样,梅塔特隆。”

Castiel打了个响指,椅子上的Cass以及Alice与John都消失不见了,温家兄弟也从墙上掉了下来。梅塔特隆低头看向穿过自己身体的锐器,惊讶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停留太久:“我明白了,他说服了你,Castiel。”

梅塔特隆反手捏住它缓慢地拔出了,他的表情没有一点痛苦,“然而没有什么是我意料之外的了,Castiel。”

Dean冲到Castiel身边拉住他的胳膊,“这是怎么回事?”梅塔特隆只是歪了歪头,“恭喜你,Dean,你完整的Castiel回来了。”

Castiel抿了抿嘴唇,他避开Dean探究的眼神,直直的瞪着梅塔特隆,“你,是什么东西,天使之刃对你没有用处。”

梅塔特隆则大笑了起来,“你还没看出来吗,Cass。”他弹了个响指,整个屋子突然消失不见,他们站在Mary餐厅内,梅塔特隆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有他的声音还回荡在餐厅内

“新的上帝,Castiel。”

————————————————————————————————————————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