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True Silence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Dean开着车直奔Cass家去,Heal坐在后座用毛巾擦着身上的血迹发出疼痛的粗喘,他断断续续的向Dean和Cass讲述他被天使抓住然后他逃出来的过程,Cass也在后座帮Heal清理伤口。Dean这个时候都没空抱怨Heal的血会不会弄脏他宝贝儿的后座。

“为什么…天使要伤害我的家人?”Cass难以理解的问道,Heal只能骂一句:“他们就是一群疯子。”

Dean连闯了几个红灯在高速上高速前行,很快他们就到了Cass家。Cass一路上捏紧了他胸前Dean送给他的十字架,他虽然没有信仰但是此时他只想这样做,默默祈祷他们放过他的家人。

Dean端着枪冲进了Cass父母家,Alice和John都被吓了一跳,Dean巡视了每一间屋子,看来他们抢先了一步。Cass扶着Heal走进房间安置在沙发上,然后冲进厨房找到盐在每个窗子,门口都撒上盐线,Dean拿出喷漆把符咒喷在墙上。

Alice和John手忙脚乱的帮Heal处理伤口,他是个天使,虽然他身上有无数伤口但是他会活着的。等到Dean和Cass忙完,John瞪着他们胡子都气的一翘一翘:“你们两个男孩能不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Dean向他们解释了他们需要知道的一切,Alice和John对视一眼,Alice把她的宝贝儿子拉进怀里,“噢我可怜的Cassie。”她亲了亲Cass的额头,Dean只能说着:“抱歉。”

他们现在至少安全了。Alice开始给他们所有人做午饭,Heal躺在一旁睡着了。Dean和Cass则坐在那里,John坐在他们对面,他的脸上写满了严肃。

“Dean,我必须批评你。”John眯着眼睛语气非常不悦,“你是Cass的男朋友,你应该带他远离危险,而不是靠近危险。你那些什么鬼的天使恶魔的破事会让他陷入危险。”

“爸爸,Dean他不是…”John伸手打断Cass,他依旧训斥着Dean:“你必须向我保证,你会用生命保护他。”

Dean深吸了一口气,“叔叔,我…”Cass则大声说着:“Dean和我并不是…”“我保证。”Dean打断他,他看着John的眼神是坚定的,Cass剩下的话就这样被堵在了喉咙里,他低下头绞紧自己的手。

John并不是一个笨蛋,他知道身为普通人的他和Alice注定无法从这些非人类的事情里保护Cass,Alice也明白,她把冰箱里所有的食材都拿了出来,准备给大家做一顿最后的午餐。

至少,至少他们还有Dean的保证。John可以从他的眼神里看出,这个男人会这样做的。

John站起来走进了厨房,Dean和Cass坐在客厅,Cass不满的对Dean嚷嚷:“这是个愚蠢的决定,Dean,你根本不需要发誓…”Dean则看着Cass露出一个微笑:“是的,我不需要发誓也会用生命保护你。”Cass突然无话可说,他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Dean只好把他拥进怀里安抚道:“我们会没事的。”

然而Cass知道这是个谎言。

屋子里非常安静,只有John和Alice在厨房里窃窃私语的声音,Dean和Cass沉默的倚靠着彼此,Heal也安静的躺在客厅里。直到Alice打开厨房的门,将做好的食物抬进餐厅,招呼Dean和Cass过来吃饭。

他们四人坐在餐桌上,气氛异常的沉闷。Cass讨厌这样,Dean也是,他们还记得上一次在这张餐桌吃的饭是那么让人愉悦。Alice将派放在Dean的盘子里,Dean说了句“谢谢”,然后用叉子叉了一块塞进嘴里。

Alice看着Dean和Cass低头吃饭的样子温柔的笑着,Cass却吃着吃着抽噎起来,他放下叉子,颤抖着声音说:“妈妈,别这样想。”

这真是的该死的能力,Dean再一次这样想到,他放下叉子看着Cass,Alice慈爱的将手放在Cass脸上,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是Dean能从Cass的表情里看出,他在用意念和Alice沟通。Cass真是个爱哭鬼,比他弟弟还爱哭。Dean悲哀的想着。

John则用他的叉子敲了敲Dean的盘子,对他说:“快吃你的。”Dean回过神来又拿起他的叉子,他盯着眼前的派却没有丝毫胃口,“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Dean突然说道。

John则笑了笑,他看起来很淡定,“人都是要死的,Dean。”Dean皱着眉头,他讨厌这句话。John只是吃着他的食物,平静的说:“我们的生命也许在那些天使眼里都是不起眼的物品,但我们不是因为他们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想法而变得有意义,而是因为我爱的人。”

John的看过Cass和Alice,他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而我正是因为Alice和Cass的存在才变得有意义。这也是我希望你保护Cass的原因。”John的眼神回到Dean身上,“我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也许你自己还没发现他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Dean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复这番沉重的话,他从没考虑过Cass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Dean干涩的回答,John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他只是对着Dean说了一句:“也许就是你真正想要的,而我已经得到我真正想要的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Dean看着John收拾盘子放到了厨房水池,Alice也站了起来离开了餐桌,只有Cass低着头颤抖着肩膀,Dean伸手抚上他的肩膀,伸手想要抹掉他脸上的眼泪,但他只摸到Cass干涩的皮肤。Cass抬起头来,没有Dean想的眼泪与哭泣,他的眼神异常坚定,“我们要杀了那些狗娘养的家伙。”

————————————————————————————————————————————

他们等待着那群天使的到来。

Dean和Cass都特别有默契的在屋子里巡视每个地方的符咒和盐线。而Alice和John则该看电视看电视,该看报纸看报纸,该睡觉睡觉。

“他们也许就喜欢迟到。”Cass把手枪的弹匣拆开看了一眼又装上,他已经等的有些无聊了。Dean站在他旁边吃着手里的派,忍不住赞许:“真的好吃,你妈妈能给我留一份菜谱吗?”Cass则翻了个白眼,“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让她给你做一堆带到学校吃。”

Dean不能再同意了:“那真是个好主意。”

Cass再一次把弹匣拆开又装上,“那些有信仰的人一定是疯了。天使就是一群神经病。”Dean耸了耸肩,他还记得Castiel曾经对他说“你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信仰”。

“上帝抛弃了天使,天使们估计也没什么信仰了。”Dean用叉子叉着派说道,“至少我们还有彼此,那群冷血的天使似乎更可怜了。”

Cass绷紧的脸上露出笑容:“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有彼此。”

Heal这时突然睁开眼睛,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Dean和Cass:“他们来了。”

像是在回应他所说的,房子剧烈的抖动起来,玻璃在抖动中爆炸般破碎了,John把Alice抱在怀里,Dean和Cass也举起了枪准备好了应战。

Heal站起来,他举起自己的天使之刃站到一侧,脸上的表情很阴沉:“他们不止一个……三个…四个…最少都有五个。”Dean提了提嘴角,“这算什么,发情期季节倾巢而出的公狼?”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墙边,Cass迅速的按下扳机打中他的胸口,大家这才看清楚来人,居然是Kim。“好痛,”Kim低头看了看胸口,抬起手对着墙上的符咒一挥,那个抵御天使的符咒就被毁坏了。“抱歉了,大伙。”Kim对他们笑了笑,“祝你们好运咯。”

“这他妈是个什么情况,”Dean对着他大吼,“恶魔也和天使合作了吗?”

然而Kim已经消失了,一个家伙幽灵一般出现在Heal身后,Dean回头正想给他一颗子弹结果看到穿着米黄色风衣的来人后却愣住了。

这给了他机会,他挥了挥手Dean就向后砸在了墙上,Cass则一头栽进了书架里。Heal提起天使之刃准备给这人一刀,但是那人更快的将锐器插入了Heal的身体。Heal瞪着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从地上爬起来的Cass正好看到背对他的Heal被天使之刃插穿,他大声嘶吼着“不!”站起来冲向那人,来人将自己的天使之刃从Heal身体里拔出之后,Heal就这样倒下了,Cass却看到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Heal的身体冒出一阵白光,最后抽搐着没有了气息,地上出现了烧焦翅膀的痕迹告诉着Cass他已经彻底的死亡了,凶手跨过Heal的尸体,走向愣在那里的Cass。

Dean反应了过来,他冲到Cass面前,并不理会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脑袋流下,他一定要阻止任何人伤害Cass,即使是……

“你是谁?”Cass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颤抖着声音问道。那个人盯着他,蓝色的眼睛里冷冷冰冰:“Castiel。”

Dean心里的震惊并不亚于Cass,他试探着叫了一句:“Cass?”然而冰冷的Castiel只是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将他再次丢到墙上。

“噢,不”Cass站起来举起天使之刃,他向着自己的脸挥去,结果Castiel轻轻松松接过他的手将天使之刃打飞,然后一挥手将Cass打晕扛了起来。

几个穿着西装的天使从玻璃破碎的地方走了进来,Dean从地上摇摇晃晃爬起来就看到天使Cass扛着人类Cass离开了房子,而剩下还有几个天使正向他逼近,Dean举起天使之刃准备好将他们送进地狱,却听到天使Castiel熟悉的低沉声音命令道:“杀了他们。”

Dean擦了一口嘴角的血,阴森的眼神扫过那群天使露出浸了血的牙齿:“之后再找你这个羽毛屁股的麻烦,现在,你们谁想第一个死?”

—————————————————————————————————————————

Cass醒了过来。

张望四周,他正坐在一间装修漂亮的房间里,深红色的墙纸,正面是一章办公桌,旁边堆满了书,只留下他附近几平米的空地。

Cass挣扎了两下,他再一次被绑在椅子上,手和脚都有些麻了。他忍不住吐槽:“噢该死的,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把我绑在椅子上。”

“哒哒哒”打字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矮矮的大概40多岁的男人戴着厚厚镜片的眼镜正坐在他正面按着打字机,他灰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嘿?”Cass试着对他大叫,那个男人抬起眼睛,他推了推眼镜问道:“你在叫我?”

Cass盯着他,问道:“你是谁?”那个男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梅塔特隆。”

Cass觉得自己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April提过你。”梅塔特隆竖起他的指头指着天花板,“那个死神?”Cass点点头。

“好吧,”梅塔特隆低下头去继续按着打字机,“她没有任何意义。”Cass皱了皱眉头,“不是你让她来杀我的吗?”

梅塔特隆没有抬头,他回复道:“是的。但是,正如我所说,她没有任何意义。”

Cass翻了翻眼睛,他再次挣扎了一下,现在换成了绳子绑着他的手脚,但是他还是挣扎不开。很快Cass就放弃了。

“所以你绑我来有什么意义?”Cass只好和这个梅塔特隆交谈,这里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为了一场演出。”梅塔特隆透过镜片看着Cass,他脸上很是得意,“我可是等这场演出等了很久。”

“咚咚。”有人敲门,Cass猜想这道门在他身后,梅塔特隆挥了挥手Cass就听到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Cass看到了米黄色的风衣,他知道,是那个天使Castiel,他走到Cass身旁,开口说道:“Dean Winchester逃走了。”

梅塔特隆并不意外,他继续打着字问:“那对夫妇呢?”Castiel回复:“我们抓到他们了。”

Cass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说的是他的父母,他挣扎起来,对着梅塔特隆吼到:“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梅塔特隆则淡然的回复:“他们没事儿,安静点。”

Cass张了张嘴,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发现自己说不了话了。天使Castiel看着他疑惑的皱了皱眉头,Cass也扭头瞪着他。

“这场景还挺有趣的,”梅塔特隆从镜片下看着他们,“Castiel和Castiel的深情对视?”Cass翻了个白眼,他不知道他们哪里深情了。

梅塔特隆招了招手,对天使Castiel说:“把他带过去吧,他是你的玩具了。”Cass狠狠的瞪着梅塔特隆,他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睛瞪着他,天使Castiel说了一声:“是,”然后把Cass连同椅子像提东西一样提了起来。

Cass挣扎着呜咽,他用眼神杀死梅塔特隆一千次,梅塔特隆只是对他招了招手,然后他们离他的房间越来越远。

Castiel把他带到一个奇怪的白色房间,这个房间没有门,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壁,中间有一张桌子放着吃的,大概是个监狱什么的。绑在Cass身上的绳子就这样断开,他终于能站起来了,他下意识就冲向Castiel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结果Cass自己却疼的叫了起来。

Castiel冷冰冰的说:“你的拳头对我来说就是小猫爪子。”

Cass翻了个白眼,他瞪着他,那没有任何用处的一拳并不能让他发泄愤怒。“你,杀了,Heal。”Cass愤怒的咬紧牙关,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发泄出来。

“那是命令。”Castiel冷冰冰的话语让Cass感到绝望。他闭上眼睛走到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些食物。

“谁的命令?”Cass试图冷静下来,他深呼吸着平静回复,“梅塔特隆?”Castiel沉默,Cass知道他说对了。

“Heal告诉我你是他的朋友。”Cass质问着,Castiel微微歪着头看他,“我不认识他。”Cass捏紧拳头,他走上前拽住Cass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他说你是他的朋友!他为你保护了我二十年!你现在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Castiel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微微歪着头,重复着:“我确实不认识他。”

Cass再一次感到绝望,他松开了手,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家伙发火只会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他索性坐下开始吃东西,Castiel就杵在那里定定的看着他。

Cass很快就觉得毛骨悚然了,一个长着和自己一样的脸的家伙盯着自己让他很难受,他扭头对Castiel说:“你能不能不要盯着我?”Castiel眼睛都不眨,他回复:“我的命令是盯着你。”

Cass放下手里的汉堡不爽的反问他:“你是机器人吗?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Castiel皱着眉头回复他:“我不是机器人,我是天使。”

Cass翻了翻白眼,他简直就是在对着一堵墙说话。他不理会他继续吃那桌子上给他提供的汉堡。

这个屋子很神奇,当他需要食物的时候就会出现食物,当他需要厕所的时候就会出现马桶,当他需要睡觉的时候就会出现床。“这大概就是一呼百应屋天堂版了。”Cass扑上床的时候感叹道。

“什么是一呼百应屋?”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Cass,他都快忘了这里还站着一堵长的和他一样的墙。

“就是要什么就有什么。”Cass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Castiel回复他:“天堂的一级监狱都是这样的。”

Cass的好心情随着那一句“监狱”灰飞烟灭了,他再次翻了个白眼,回他:“那我真是谢谢你了。”Castiel丝毫听不出他的讽刺,回复道:“不客气。”

Cass很快就无聊了,他想要电视就出现了电视,可是电视很无聊,他想要手机却没有出现手机,只有那堵墙回复他:“通讯工具都无法实现。”

他趴在床上看着米黄色风衣的Castiel,除了和他说话他真没什么事儿好干:“你认识Dean,对吧?”Castiel疑惑的歪着头看他,“Dean Winchester?所有的天使都认识。”

“奥”Cass继续说,“不,我的意思是,你和他,有一段过去?”Castiel迅速的回复:“没有。抓住你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Cass皱了皱眉头,看着他皱眉的Castiel也皱起了眉头,“可是,你们确实有一段过去?难道除了你还有别的天使叫Castiel穿着米黄色风衣?”天使Castiel看着他,回复道:“没有,仅我一个。”

Cass从床上坐起来,他自言自语道:“他是不是失忆了?”“什么是失忆?”Cass深吸了一口气,耐心的回答他:“就是,失去之前的记忆。”

天使Castiel眼珠子动了动,Cass发现了这一点,他走近Castiel看着他眼睛:“你失去记忆了,是吗?”天使Castiel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看着Cass的眼睛,像是想从他大脑里读取什么。

Cass等了一会儿Castiel也没有回复他,他只好走回床上坐着继续无聊。Castiel突然说:“我不需要记忆。”Cass疑惑的看着他,“你当然需要记忆,记忆才让你…额,变得完整。”

Castiel冰冷的脸上又皱起了眉头,生疏的让Cass感觉他在模仿自己,“完整?什么完整?”

“灵魂啊。”Cass故意的皱了皱眉头,果然Castiel也学着他皱起了眉头,他说:“天使没有灵魂,人类才有。”

“你们有想法,当然就有灵魂…吧,我猜测。”Cass模棱两可的解释着,Castiel松开眉头,又出现了那张冷冰冰的脸,“我们没有灵魂。”

Cass再一次觉得自己对牛弹琴,但他为了打发时间继续着谈话:“你不会觉得自己缺一些什么?”Castiel回答:“我们没有灵魂,没有良知。”Cass挥了挥手,“不是这个,是感觉,就是……感情”Castiel又开始皱眉头,“天使也没有感情。”

Cass撇了撇嘴,“没有感情你为什么还和我聊那么久。”Castiel也学着他的样子撇了撇嘴,“上帝让我们善待人类。”

“别,”Cass指着他,“别学我!别学我皱眉,也别学我撇嘴。”天使Castiel的表情凝固了一会儿,他似乎不太会控制自己的皮囊表情。

“你不会渴望什么东西吗?”Cass问他,Castiel又皱起了他的眉头,“我们是士兵,我们只需要听从命令。”很好,天使Castiel已经完全学会了皱眉头。

“对正义?正确?对食物?对性爱?什么都可以。”Cass挥着手解释着,天使Castiel的目光依旧在他的身上停滞着,“大概…正义?”

“Bingo!”Cass指了指他,“所以你有渴望,你有灵魂。你还会学着我皱眉头,你一定是有灵魂的。”Castiel难以理解的歪着头,Cass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他的什么萌点…

“不,天使没有灵魂。”Castiel回复道,Cass翻了个白眼,他不想再试图和他说些什么了,他倒在床上。

这个房间最可怕的大概就是无聊了。

“我想Dean了。”Cass突然说,他把枕头抱在怀里,在这地方没有黑夜白天,他都不知道呆了多久,Dean一定会着急死的。Castiel却说:“我可以满足你。”他打了个响指,突然Dean就出现在了床头。

Cass从床上跳起来,他试探着叫了一声:“Dean?”然而Castiel解释说:“他只是一个幻觉,并不是真正的Dean Winchester。但他依然足够真实,可以做任何你想让他做的事情。”

随着Castiel的解释,那个Dean笑着爬上了Cass的床,他开始解着自己的衬衫,Cass咽了咽口水,这绝对是个超级糟糕的玩笑。

“看来你想和他性交。”

Cass尴尬的红了脸,他看了Castiel一眼,他就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快停…”他还没说完这个Dean就已经脱掉了衬衣亲上了他的嘴唇,Castiel说的没错,他真的足够真实,触感与气味都和Dean一模一样。

Cass下意识沉醉了一会儿,天知道他有多喜欢Dean这样,但是Dean的手已经掀开他的衣服触摸他的后背,Cass大脑里清醒过来,他不能和一个假的Dean在和自己长的一样的Castiel的面前做爱。

Cass推开了假Dean,他喘着气对Cass说:“你快停止。”Castiel不解的问,“你明明很享受,为什么还要我停止。”Dean此时又贴了上了,他环住Cass的腰嘴唇落在他的耳朵上,Cass忍耐的咬了咬牙齿,对Castiel说:“因为我的灵魂会因此备受煎熬。”

Castiel虽然不理解,但是他还是打了个响指,那个Dean就这样消失了。

“这里是天堂,没有人的灵魂需要在这里收到煎熬。”Castiel说道。Cass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吗”Cass突然说,“虽然你的灵魂残缺,但是你始终不是个坏家伙。”

Castiel再次皱起眉头,他不解的回复:“天使没有灵魂。”

——————————————————————————————————————————————

作:写到这里我大概能透露,其实两个Cass都是Cass,被撕裂了人性而已,但剥离人性他就像个小孩,虽然有恶行但是始终善是本性。虽然我是一个性本恶论者,但是我相信还是会有人性本善的😂

评论(2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