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True Silence 真爱无声 第一章


#从真爱如血得到的梗(当然和真爱如血没啥关系
#大概是能够听到人内心的大学生Cass和与他的与众不同的Dean
#原著第8-9季是故事的背景,请不要怀疑是AU啥的
#某种意义上存在年龄操作,可能Dean会显得更成熟一些
#我会填完这个坑的!

————————————————————

第一章

Castiel的世界一直都如此嘈杂。

不是说那些扰人的鸣笛,杯子碰撞与人的吵闹,酒瓶被灌满碰的咋在桌子上,也不是说那些虫子与鸟的叫声,电视机没有缘由的信号干扰。

而是人类的内心,如此吵闹而且嘈杂。

他们会停止行动,会停止说话,会停止喝水或者打开电视。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停止思考,有用的或者没用的思考。

Cass很讨厌这个。

在餐厅老板Mary或者所有人眼里,他是个奇怪的孩子。他总是会发呆,好像谁在和他说话。他会悄悄的自言自语,然后紧张的挠自己的脖子。

而且神奇的,他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样,总在她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做出好像知道她会说什么的表情。

当然,这并不阻碍Mary录用他,因为他又老实还很可爱。

Cass当然知道这些。他也知道自己是个幸运的家伙,Mary是个很棒的店主,他很幸运能够得到这份工作,减轻他在德克萨斯公立大学读书的负担,攒起他的学费。

Cass一直都很努力的工作,他并不想辜负那个善良的店主。善良对于Cass来说一直都是透明的东西,因为他是个普通——但又不普通的男孩。

也许是他的不普通让他的父亲选择抛弃他吧,他总会这样想。他不想知道太多关于他那个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的父亲的事情。

Cass没来得及拥有太久陷入沉思的时间,因为他听到厨房的Bill按响了铃声,这代表着厨房做好了饭菜需要他抬到客人的桌子上。

Cass叹了口气,他推开冷冻室的门走了出去,嘈杂又像浪潮一样将他淹没。

Mary站在收银台前,她撕开小票的声音并盖不住她内心在说“今天客人真他妈的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完房子的贷款”。

厨房的Bill将另外一份菜的盘子放在指定的地方并且按动铃声也无法盖住他在想“昨天那个叫海利的婊子真带劲,虽然花了老子20刀。”

Cass皱了皱眉头,他讨厌Bill。他从窗口拿走盘子,看了看盘子下压着的桌号,23。他走向那张叫23的桌子时又免不了的听到刚走过的14号桌子那个男人一边大口喝着廉价啤酒脑子里还想着“该死的盖尔居然炒了我,我都为他工作了20年。”那边桌子上的女人正盯着走过的Cass想着“好屁股。”

Cass走到23号桌前,那里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看起来像是在约会。“您的意大利面和牛肉汤。”Cass已经很习惯这种工作,他把盘子放在他们桌子上。

那个男人腼腆的笑了笑:“嘿,我们的菜到了。”但是Cass听到另一个声音:“今晚真是赚到了。她的胸看起来比昨天那个大多了。”

那个女人也笑了笑,Cass听到她心里说:“也许我会和他结婚。”Cass撇了撇嘴,把他们的咖啡也放在桌子上,然后说道:“请用,”然后逃一样的离开这样桌子。

“今天过的怎么样?”April从他身边走过,他们并肩走到收银台前。“不是很糟。”Cass回复她,然后把她和自己的盘子一起放在厨房的窗口上。

Cass喜欢April,因为她是个好女孩。她和Cass一同在一个学校读书,他们都为了学费在这里打工。

April安静的时候总是在想关于数学或者那些他搞不懂的代数与化学,她一定是因为好好学习所以得到一副圆框眼镜,这也是Cass喜欢她的原因。但是她并不因此像个书呆子而失去魅力。

Mary叹了口气,“年轻真好。”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腩,Cass不用听到她内心都知道她一定是看着April年轻的脸和身体在想:“年纪大了身材就走样了。”

“你不是很老,Mary。”Cass出声安慰她。Mary大笑着拍拍他肩膀:“我的好男孩,如果我孩子像你一样我一定会谢谢上帝的。”

“你不信基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犹太人。”Cass皱了皱眉,他总是不能理解他们的一些话。April笑了笑,“你真幽默。”然后Bill的铃声再次想起,April率先将盘子端走了。

Mary和Cass看着她走到客人那里,露出笑容俘虏他们的样子。Mary用胳膊抵了抵Cass:“嘿Cass,你再不出手那个女孩可就被别人抢了。”

Cass脸红了红,他不明白Mary不像他一样能读懂人的内心为什么还知道他喜欢April,“我真的不擅长这个。”他诚实的说道。

“你应该约她出去,吃顿饭。”Mary教导道,“但是别来我们这样的餐馆。去高档一些的地方。”

Cass收回在April身上的目光:“你知道我无法负担,Mary。”Mary耸耸肩:“年轻就是应该去做这些,Cass。而不是在我这个小餐馆里度过你的所有学校以外的时光。”

Cass忍不住笑了笑:“谢谢你,Mary。你真的非常好。”

“哦,我的甜心。”Mary笑着摸摸Cass的头,笑容让她的脸爬上皱纹:“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只是…”她好像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孩子,笑容慢慢消失了:“我孩子没你那么优秀而已。”

Cass听到她正在回忆自己孩子那些让她讨厌的事情,于是赶忙打断她:“我也把你当做母亲一样。”

笑容又爬回她的脸上:“谢谢你,Cassie。”Cass摸了摸额头,“我妈妈也喜欢那样叫我。她一直想要个女孩。”

————————————————

终于下班了。Cass呼了一口气,他换下工作服准备回学校。他并不享受这个工作,但这里的工资很高,他需要它。

“再见,Cassie。”Mary对着Cass打招呼,Cass对她招了招手离开了餐厅。今晚有些寒冷,Cass裹紧外套。

April追了上来,她的笑容让Cass觉得都不是那么冷了。“嗨,Cass。你要回学校吗。”

“是的…你呢?”Cass看着他,April和他并肩走在路上,“我也是。我住在学校里。”

“奥。”Cass的手局促的在兜里捏住他早上在食堂买的墨西哥卷的外包装纸,“住在学校比较便宜。”

“我不能再同意了。”April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如果学校的奖学金可以给的再多一些,我就可以不用做这份讨厌的工作了,而多呆在图书馆里。”

Cass打量着她金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思考着为什么她和他见过的别的书呆子是那样的不同。

他们闲聊着走到宿舍,然后April和他说了再见。Cass为此暗自高兴着,直到他走到宿舍门口都还保持着好心情。当然,这份好心情在他推开宿舍门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女朋友”“该死的学习”“凯特布兰切特真辣”“明天能约那个女孩出去”“我要怎么掩饰自己是个gay?”“………”

吵死了。吵死了。Cass捂住自己的耳朵冲进宿舍,幸好,那个属于他的宿舍还算安静。

他的舍友Zak——一个来自堪萨斯州的棕发男孩总是不在宿舍里,这让Cass很高兴。他们只是共用起居室,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房间是Cass能够忍受住在这个公共宿舍里的唯一原因。毕竟这是个条件不错的大学,他优异的成绩让他能够住在这里而不需要高昂的费用。

不过今天他的舍友Zak在宿舍里,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嘿Cass。”Zak没有把眼睛看向门口,只是用声音打了个招呼。

“你好,Zak。”Cass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顺便一提,他喜欢人类全神贯注看电视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一般什么都不会想。

————————————

回到房间的Cass还脱着衣服就听到手机在兜里嗡嗡响,他把衣服挂在门后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Mum”的字样。

“晚上好,妈妈。”Cass一边说着一边把包放在桌子上,电话那边的女人听到他的声音语气里都雀跃起来,“噢Cassie,我的宝贝儿,你都多久不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抱歉,妈妈。”Cass倒在他的床上,盯着天花板上上一个住在这里的家伙丢篮球留下的印记,“我刚下班。”

“如果你需要的话,你可以不去做那个工作。太辛苦了。我们完全可以供你读完大学。”电话那里传来的慈祥声音让Cass露出一个笑容,“不用了,妈妈。”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还记得Maria吗,教堂的孤儿院长。”

Cass沉默了,他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还记得。“她死了,Cass。我很抱歉。”

Cass有些头昏脑涨的挂了电话。只记得妈妈反复叮嘱周末要回去参加她的葬礼,而且他们想他了。

Cass躺在那里陷入了回忆。Maria是个棕色头发的中年女人,她终生未嫁,服侍着她信仰的主,但是她有很多孩子,Cass就是其中之一。

Cass讨厌自己的与众不同。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听到别人的想法,这让他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日子很艰难。还好Maria是个虔诚的信徒,她坚信Cass能够听懂人的内心是因为天使的恩赐,她坚称是天使将这个婴儿拿给他。

而Cass知道是抛弃自己的父亲把自己送进孤儿院,他可不觉得自己的父亲是长着翅膀的鸟人之类的,院长大概是嗑药磕出什么幻觉。

然后他的母亲——Alice Hernandez和父亲John Hernandez收养了他。Cass爱他的父母们,即使知道他是个不太一样的孩子还是悉心照料他。

Cass叹了口气,他从床上爬起来坐到桌前打开电脑,他还有论文要写。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