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盾冬盾无差】Doughnut甜甜圈 短小一发

试试手
我还在琢磨人物的过程中,所以
超级短,超级短( ’ - ’ * )

————————————————

夕阳就这样舔过那些高楼大厦,该死的21世纪,夕阳都只能在楼与楼的间隙之间才能看到。Bucky并不是很喜欢,但是不能否认,夕阳还是很棒。

这是个公园,他坐在长椅上。像个真正的老人一样,在这个安静的地方等待夕阳从高楼间抽离。

真好。他叹了口气,时间的流动似乎变得缓慢起来,只有这种事情容易让人们感觉时间还是在自己的掌心。

时间对他来说又算什么,他不知道注射血清会对他的寿命有什么影响,每天活在战斗让人无暇思考这些。

至少它不会停止,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衰老,可能是身体,也可能是心灵。他觉得自己时间有些太多了,太多了。

无法睡眠让时间更是翻了倍,他不知道有更多的时间他能去做什么,他没法享受生活,只能逃跑和躲藏,然后花很多时间思考那些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的事情。

忏悔吗,不,他无法弄清这都是谁的错,杀死更多九头蛇的人也无法减轻他身上背负的重量,他永远都会因此而喘不上气。

他只想能够睡一会,不会梦见任何东西。

Bucky想起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只有一个垫子作为他的床。够了,他也不需要再多了。

Bucky拉了拉自己头上的帽子,但让他不会挡住他欣赏这夕阳。他不喜欢夕阳,但是他记得Steve喜欢。

噢,他不应该提起那个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变得不规律,他想急促的呼吸和喊叫,好像身体里还居住着另外一个家伙。

Bucky深呼吸,让自己摆脱了那种感觉。那个感觉不属于他,属于他的记忆。他还没能完全让记忆和身体同步,抗拒让痛苦更加明显。

他脑海里开始出现那个瘦小的男孩,Steve。他们坐在破烂的房子顶上看着夕阳落下,他们聊的很开心。一些好像熟悉的名字从他们两个人嘴里说出来,Bucky能透过Steve清透的蓝色眸子看到自己的笑脸。

他好像很幸福。Bucky只能这样给出结论。他无法完全接受那些停止洗脑后冒出来的记忆,他无法在混乱的大脑里安放他们。

他好像又在思考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Bucky低头打开手里的纸袋,拿出里面的甜甜圈放进嘴里。松软的口感让他肩膀放松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买这个东西,他并不是个甜食爱好者。

夕阳又变得更加深沉,天黑了一些。Bucky想到那些无数个被噩梦纠缠的夜晚,今天他也许会因为美丽的夕阳而能好好睡一会儿,而不是心惊胆战会不会被谁发现他躲在这个小城市里,把他抓回去给神盾局那些家伙。

隐姓埋名的日子可不能称之为好日子。他每天都得带着帽子出门,定期更换住所,不与任何人来往,除了他的房东。他还记得隔壁邻居的老婆想要给他买一杯咖啡很久了。

那公寓里公用的洗衣间让人讨厌,他们不得不在那里碰到彼此。当然,Bucky不会和他们打招呼。

按理说,他冷冰冰的眼神可以赶走任何人。至少以前是这样的,随着他的记忆被逐渐唤醒,他的眼神似乎越来越没有威慑力了。

那些记忆真是恼人。他记得那些事情,好像又不记得。这真的很奇怪,他不太确定自己究竟是谁。冬日战士,还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他选择叫自己Bucky,那个男人曾经这样叫他,而且,拜托,这太天才了。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坐着。夕阳已经快消失了,路灯开始亮起,夜晚的降临让人提不起劲。他将手里的甜甜圈吃完,下意识的舔掉手上的糖霜。

温度,他停下了这个动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只手还有温度,他伸出另一只手,低头打量着他们。

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就像这个,为什么双手沾满鲜血他还能这样活着,坐在这里思考问题,活着享用这个甜甜圈。Bucky仿佛都看到自己手上的鲜血,而现在上面只是沾满了甜甜圈的糖霜。

也许他还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到来,只是一点点让他活着的希望支撑这个残破的灵魂。关于答案他只能想到那个名字。

Steve Rogers

什么都离不开那个人。他是开始,Bucky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希望他也是结束。他会找到我,然后杀了我。Bucky这样想着,他把手塞进纸袋,捏住另一个甜甜圈。

这时一只手也捏住了他的肩膀。Bucky的全身都紧张了起来,虽然他已经想到百种让那人后悔将手放在他肩上这个动作的方式,但是他发现那个人是谁后选择了什么也不做。

Bucky心想。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Bucky。”来人的五官在初生的黑暗中有些模糊不清,但是Bucky可以保证,绝对是他。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夕阳怎么样。”他问。

Bucky死死的盯着他。他的全身正在叫嚣着离开这个家伙,他的肌肉因此紧张着,甚至将手里的甜甜圈捏扁。

Steve拿开了放在他肩上的手,他前倾身子双手交握,胳膊撑在大腿上侧过头看他。他们都穿着普通的衣服,衬衫和牛仔裤,就像只是坐在这里交谈的普通人。

“你真的很难找。”Steve低声笑了笑,“但是我还是做到了。你不用紧张,我是一个人。”

Bucky并不吭声,他已经准备好抬腿离开,或者和他打一架。

“和我说点什么,Bucky。”Steve看着他,眼里好像在忍耐着什么。“我找了你很久,你就这样离开什么也不说。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但你…”

Bucky知道他要开始长篇大论,他把甜甜圈拿到他眼前,眼睛转而盯着天上那抹即将消失的晚霞。“吃吗。”

Steve好像有些意外,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甜甜圈。“牛奶味。”Steve咬了一口,他突然笑了出来,“你还记得我喜欢吃牛奶味的甜甜圈。你总说这是女孩子才喜欢的东西。”

Bucky愣了愣,他不记得,他低下头看了看纸袋,里面躺着的甜甜圈果然还是牛奶味的。这让他心里一阵烦躁,他不是他想要的那个Bucky,他甚至无法完全接受过去的记忆。

Steve局促的吃了一口甜甜圈,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可是Bucky不想听,他只想站起来然后离开这里。他们可以打一架都好,把对方打到接近死亡,像上次见面一样。但是不要这样,交谈和回忆,这让Bucky感到难受。

“离我远一些。”Bucky抢先说,他想要打断Steve接下来可能会说出的那些话,那让他感到害怕。

“不。”Steve立马回他,他微曲着脊椎,像是被什么打败。“我不会再离开你了,Bucky。你不明白,我已经让你离开我一次了,我不会让你再一次经历那些。”Steve顿了顿,他低头看向自己交握的手,“我已经离开神盾局了,我们……产生了一些问题,一些分歧…我觉得我必须找到你,这样我们可以一起……”

Steve停下了说话,因为他发现他的听众——Bucky已经消失在了长椅的另一边,那里现在只有那个被Bucky捏在手里的纸袋。

Steve拿过那个纸袋,他看向纸袋里的东西,在一阵沉默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该死的,Bucky,你这个混蛋。”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