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Castiel回忆录 1-3 完结


1

Dean这一年到头都摸不到几次笔的,写作这东西离他太遥远了。他也许只写过字条,那种告诉Sam他去哪里的字条,其实他连字条都懒得写,要走就走了,大不了回来的时候被sam说一顿。

Dean也不知道这种欲望来自于何处。只是他在便利店购置东西时眼睛扫到一旁的笔记本,那黑色硬质的壳子上什么都没有。

鬼使神差的,他拿起那本本子走向收银台,和一些乱七八糟的食物与酒一起付了款。

他甚至不知道它多少钱。

回到地堡将塑料袋丢在桌上,Dean先拿出一瓶啤酒打开喝了起来。Sam转进房间,他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你去哪儿了?”Sam走过来也从塑料袋里摸出一瓶啤酒,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顺手打开旁边的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

“如你所见,购物。”Dean也拉开椅子坐下。“你呢,看什么呢。”

Sam将易拉罐拉开,把啤酒灌进嘴里。“随便看看。”

Dean盯着那本书看了一会儿,想要辨认出那本书是什么。然而Sam总有意无意的遮住书脊。

Dean看了看Sam的脸,Sam也对上他的视线,他们沉默的对视几秒Dean便迅速地伸手抢夺Sam手里的书。而Sam是谁,他绝对是世界第一了解Dean的人,他以更快的速度将书拿到更远的地方。

“嘿嘿!你干什么!”Sam瞪着他,“你想窥探我的隐私吗。”

Dean把易拉罐敲在桌上,“这算什么隐私,我就想看看你看什么。”

“它就是一本书而已。”Sam将书捏在离Dean较远的一方,Dean才不相信,“真的吗,真的不是那些花花公子吗。”

“当然不是。”Sam迅速反驳他,还给了他一个白眼,“它是一本正常的书。”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看看它?”Dean反问,Sam沉默着将啤酒倒进嘴里,Dean看准机会猛地一推Sam的易拉罐,在Sam满脸满衣服啤酒正慌张乱挥的手中将那本书抢到手里。

“该死,Dean!”Sam骂了一声用袖子擦着一脸的啤酒,而Dean翻着那本书露出得意的笑容。“啊哈!看看这个,《下到兔子洞》(Down the Rabbit Hole),霍莉·麦迪逊回忆录!怎么,你对兔女郎感兴趣?”

Sam瞪他一眼用纸擦着自己衣服,“怎么了!这可是纽约时报推荐的书。 ”

Dean撇撇嘴,“这你都要藏着掖着,Sammy。青春期过的怎么样?是不是看到花花公子都走不动路了?”

“拜托。”Sam从Dean手里抽走自己的书坐会自己的位置上,“霍莉麦迪逊很辣的好吗。”

“这点我不否认。”Dean耸耸肩也坐下。

“你毁了我的T恤还有我的啤酒,Dean。”Sam抱怨着开始翻找Dean拿回来的塑料袋,“你得赔偿我一瓶………嗯?这是什么?”

Sam从袋子里拿出那本笔记本,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滑稽起来,“Dean?真的?你买了一本日记本?”

Dean翻着白眼从他手里抢过那个本子,“你怎么知道我是用来写日记还是用来写别的什么东西。”

“拜托!Dean!”Sam夸张的叫道:“你连高中都没有上完!”“那又怎么了!杰克伦敦也没有读过大学!”

“你还知道杰克伦敦。”Sam晃着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Dean则用本子敲了他的脑袋从他身边走开,“我知道的多了。”

“是的,你还知道第五屠宰场。我以为你从来不读书。”Sam耸耸肩,将自己的兔子女郎回忆录和笔记本电脑都抱了起来。

“我可看过很多书。”Dean转过身对他眨眼,“别以为就你会看书,Sammy。哥也是文化人。”

Sam大笑。

——————————————————————

Dean回到房间将那个本子的包装拆开放在桌子上,他从抽屉里翻找出一支笔,放在书页夹缝里。

他还没想好要写什么。

他可不打算写一本回忆录之类的,恰克已经写了一套书详细详尽的讲自己的生活,Dean恨不得将它们全部烧掉。

他可以写一部小说,主角不是人类的那种。他的生活里也就这些事儿了。

也许他可以写Cass,天使反对上帝,好像挺有意思的,批判性满满。

不过Dean winchester写一本关于Castiel的书听起来真不怎么样,被谁听到都会笑出声来吧。

那写关于克劳力吧,地狱之王,听起来不错,但是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来认识这个家伙却从来没有读懂过,他真的不知道如何下笔。

他反复思考都觉得只有Castiel符合他的想法,他知道Castiel的……好吧,说不上所有事情,那也是大部分事情吧。

于是他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上Castiel,然后他又陷入了思考。

Dean摩挲着下巴的胡茬,考虑着怎么写第一句话。他应该用荒诞的剧情开头还是直接写出他的身份。也许他可以变成第二个幽默恶搞的冯古内特,写出天使的菊花里是天堂之类的玩意儿来。

或者他可以来个出其不意,把Castiel写成上帝!《Castiel的礼物》,啊哈!他就是新时代的欧亨利!

或者他只是一个《Castiel历险记》的作者,只能写写这个天使冒险经历,那可真无趣,他可不想变成Cass的跟踪狂之类的。

于是Dean抬笔写下了“Castiel是一个天使。是星期四的天使。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Dean停下了笔反复读了读…没错,该死的,写作可真难,他合上这个本子。

他觉得自己应该用他来写日记,而不是考虑如何出一本Castiel回忆录,他宁愿做一本Castiel写真集,都比这个容易。

一定是最近床头那本《荆棘鸟》让他有这种奇怪的写作欲望,他只是从Sam书柜里随便抽了一本而已,而且Dean并不喜欢那本书。

Dean拉开抽屉把本子丢进去,他放弃这个念头。

写作真不适合他。他关了灯,爬上床睡觉了。

————————————————————————

第二天一大早,Sam站在厨房边用玻璃杯喝水,但他心里一直想着Dean那本笔记本。自从他记事以来,Dean就不是会写日记的人。

他从来不会过度在乎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Dean就是这样,他似乎对自己的感情守护的很好,不需要记录也不需要谈论。

Sam不明白为什么Dean突然想写什么日记,因为他地堡这个家让Dean的恋家情怀又开始泛滥了还是怎么的。这太不正常了。

Dean也走进厨房,他径直走向冰箱,明显在寻找什么食物。“嘿Dean,”Sam忍不住开口问他,“你的日记写的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Dean伸手在冰箱里翻找一阵,结果只有一些包装外壳,里面的东西都空了。“兄弟,你吃完了我的芝士条?”

Sam眨了眨他无辜的大眼,“也许吧,我不记得了。”

“好吧。”Dean将冰箱里的包装盒全都丢进垃圾桶,冰箱瞬间空了出来。“一定是你这个长脚怪吃了太多,冰箱里又没有食物了。”

“啊噢。”Sam立刻说,“那个,我刚刚收到别的猎人的电话,有案子,我得帮忙查查资料。”

好吧。Dean翻着白眼走出厨房,“好吧,我去买。你欠我的,Sammy。”

Dean随着铁门的开关声音离开地堡,Sam在地堡大厅里站了一会儿确定Dean没有返回,然后溜到Dean房间门口。

他扭动门把,门没锁。

Dean的房间还挺整洁。Sam来到桌前,上面什么也没有。他拉开抽屉翻找,果然,那些抽屉都上了锁。

这可难不倒Sam。他拿出随身装着的开锁套装,打开了那些抽屉,终于在一个抽屉里看到了那本本子。

Sam并没有指望Dean刚买就写了多少。他打开本子发现有字,内心就已经窃喜了。

然而书上只有一行字,“Castiel是一个天使。是星期四的天使。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

Sam将本子放回抽屉并锁上,伪装成没人动过的样子。他冷静的做着这一切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

GOD!Sam内心咆哮着,他一定是发现了Dean的大秘密。

————————————

Dean站在便利店的电视机发呆。一定是他最近看了太多书,脑子里总有一些想要写出来的想法,但是却无法组织成文字,这让他很困扰。

“也许是因为没上过高中。”Dean这样想着,但是他的耳朵也收到了这句话,他难道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他从思考中抽出身来看向身旁,果然自言自语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其实不是这样的,Dean。”来人和他并肩站在货架前看着头顶前方的电视机,他顶着一头胡乱翘起的黑发,蓝色的眼睛就像他写在书里的一样。“写作是个复杂的东西。它是精神的表达,如果你想要变得会写作,也许你应该试着学会表达。”

噢,他是Castiel。星期四的天使。Dean想起被他排在抽屉里的书,被他放弃的写作。

“哦,是吗。”Dean松了松因为长时间抱着东西而有些酸胀的肩膀,“你怎么在这里。”没了翅膀还这么神出鬼没。

“你好,Dean。”Cass点点头。“我来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不过,你为什么最近想要写作?你从来没说过你喜欢写作。”Cass的身体转了一个角度,让他更方便的和Dean说话。

Dean僵硬的侧过身来,“我确实不喜欢。我不喜欢上学。”Cass看着他,露出他常有的疑惑表情,“但我知道你喜欢读书。”

Dean觉得这听起来和他太不搭调,他赶忙回他:“不,兄弟,我不喜欢读书。我更喜欢音乐,如果你非要问的话。”

Cass眉头间的沟壑变深了:“我总是能撞见你在看书。”

“那只是我的冰山一角,兄弟,你还不够了解我。”Dean将胳膊里的东西拢了拢,他觉得站在货架前看电视和站在货架前聊天一样蠢,便转身走向收银台。

Cass快步跟上他,“我不觉得我不了解你,我知道关于你的一切。”Dean背对着Cass撇了撇嘴,这话听着让人挺不舒服的,“你不知道,Cass,没人知道我的一切,Sammy都不能。”

“是吗。”Cass站在Dean侧方看着他,似乎不太能理解。“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Dean。不说是全部,那也是大部分了,可以称得上了解了。”

收银台那人将Dean的东西扫码打包着,Dean单手杵在柜台上扭头看着Cass,“是的,我们认识很多年了,Cass。你是我的家人,但是我对你是否能称得上了解我保持怀疑。”

“一共263刀,先生。”

Dean摸出钱包准备付钱,Cass主动的伸手将购买的东西抱在怀里,但是他依然不依不饶的开口:“但是我想要,Dean,我想…”

Dean回头看他,拿钱的手顿在空中。收银台的人目光也转向Cass。Cass的目光同样转向收银的人,这么多年与人相处让Cass知道他一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明智的停止说下去。

Dean将钱找出来给前台的工作人员,那个家伙暧昧的表情让Dean很想揍他。“感谢您的光临,祝您生活愉快。”

Dean迅速推开门走出便利店,Cass好像也松了一口气。“我说错什么了吗Dean。”

Dean停下脚步想回头对他教训点什么,但是又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没什么。”Dean快步走到车前拉开车门,把Cass怀里的东西丢在后座。

“你说的没错”Dean站在车门旁,“我是应该学会表达,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骂你比较好。”

Cass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他在他的车门前直挺挺的站着,半天吐出一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骂我。”

——————————————

Dean开着车,看着Cass银色的小车在前面跑着,他回忆起还有翅膀的Cass的模样。

怎么想Cass都是一个很好的写作素材,Dean再一次的想起他写到一半的Castiel回忆录。他背叛了那么多次天堂,现在没有了翅膀,噢,对,他还当过人类。

该死,这怎么想都是Dean想要创造出来的东西。一个丰满的Castiel,在他的记事本里,被大作家Dean Winchester创作出来!

当然,只是随便写写。Dean这样想着。

————————————

Dean和Cass前脚后脚进了地堡,Sam的目光越过笔记本电脑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打转。“欢迎回来,Dean…和Cass。”

“嗯”Dean随便应了一声便把买的东西迅速分成吃的和用的,然后把吃的抱去了厨房。

Cass则在Sam身边坐下,开始交谈关于案子。

Dean知道Sam和Cass能解决,都是一些别的猎人的问题之类的,他不是很想关心,所以他拿了一些吃的进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抽屉里的记事本开始继续写他的Castiel回忆录。

“Castiel是一个天使。是星期四的天使。他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头黑色的头发。当然这并不是他的样子,而是他的皮囊,一个叫Jimmy Novak的男人。天使都没有长相,听说他们有世贸大厦那么高,不过谁知道呢,我并没有见过。也许你想问,他们有翅膀吗?哦,当然,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我见过他们的影子。”

Dean读了读上面写下的话,他感觉还不错,自己一定是很有天赋的,于是他继续写。

“他因为一个任务认识了我,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那是在一个谷仓里,大概是2002年,我刚从地狱回来。哦不对,在那之前我听过他的声音,听说是他本体的身体,我可听不到,不过玻璃都震碎了。我想他可能是男高音。后来我遇到他就是那个谷仓了,突然电闪雷鸣,空气中充满臭氧的味道,他就这样走进来,然后我和Bobby……哦,我没说过Bobby,他是我的朋友。我和Bobby就用枪打了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然后他让我去找什么奇怪的封印,因为封印被破坏的话路西法就出来了…………”

Dean洋洋洒洒写了两三页,他感觉有些累了,便伸了个懒腰。这个感觉很好,像是在对别人倾诉,当然,看得人看不看的懂又是另一回事儿,Dean只是想自己写的开心,并不打算拥有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观众。

他关了小台灯,结束了他今天的写作,把本子丢进抽屉锁好,走出房间去Cass和Sam居然还在讨论那些案子。

“Dean!”Sam眼尖的发现了Dean,“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这你都要管吗Sammy”Dean把手里的啤酒丢给Sam和Cass,他们都敏捷的接住了,“反正不是去看《掉进兔子洞》了。”

Sam露出一个笑容,看的Dean浑身难受的那种笑容,“拜托,那可是伦敦时报推荐的好书。反而是你,你是不是写你的日记去了?”

“是又怎么样?”Dean拉开易拉罐把酒灌进嘴里,Sam摊摊手“这没什么,挺好的,你也会有写日记的时候,我以为那是高中生才会做的事情。”

“或者老年人。”Dean不满的插嘴,“年纪大了想要记录什么不也是很正常的,爸爸也有一本笔记本。”

“严格意义来说,你不算老年人,Dean。”Cass发言。不过没人理会他,因为Sam说:“是不是因为你孤独了,想要向笔记本抒发一下孤独?”

“你真娘,Sammy。”Dean翻着白眼将脚搭在桌上。“为什么你只能想要日记,你就没想着这可能是写作而不是日记。”

Sam愣了愣,他确实没想到这个。他思索了一下看到的内容,有些试探的语气问,“你的意思是…你在写一本书?”

Dean举了举手里的啤酒罐,“Yep。”

Sam用嘴巴比了一个“wow”,一脸难以置信,简直天启又来了一次一样。Dean知道他要说啥,用眼睛瞪着他:“你闭嘴,Sam。你要是敢说我高中没毕业之类的事情我一定会锤爆你的狗头。”

Sam举起双手表示投降,Cass则一副明白事情真相的样子告诉Sam他刚刚在便利店遇到Dean正在思考关于写作。

Sam则瘪着嘴点点头,感叹一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Dean。”这句话换来Cass一个疑惑的表情,他张了张嘴像是在纠结要不要说出来。

Dean看透了他,主动开口解释,“你看吧,我就说你不太了解我,Cass。连Sam都不能了解多少。”

Cass则换上一个认真的表情对Dean承诺:“我会努力了解你的,Dean。”Sam听了笑个不停。

——————————————

2

“Cass并没有这样做,不知怎么的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将Uriel杀死了,他告诉我Uriel是个背叛者,但是我对此毫不知情。那还是我们在杀死阿拉斯泰尔之后第一次见面…………”

Dean停下笔,他思考着有没有必要将这段经历丰富一下,他怎么回忆自己都对Uriel的背叛和他和Cass发生的事情完全不了解。

Dean走出房间走向Cass的房间,随着他的敲门声,Cass走了出来,然后邀请Dean进去。

Sam从一旁露出一个脑袋,看着Dean随着Cass走进Cass的房间然后房门关闭,他蹑手蹑脚的走到Dean还没有关上的门口,看到了他放在桌上写到一半的记事本。

“wow”Sam发出惊叹,他没想到Dean这两天写了这么多。他用手翻动这几页纸读了起来。

——————————

Cass挺惊讶Dean突然问他这么久以前的事情,不过他还是告诉了Dean,无论是Uriel背叛的原因,关于他故意放走了阿拉斯泰尔,还有根本不是天堂下达的命令让Dean折磨阿拉斯泰尔,还有Anna告诉他关于上帝的失踪,自由意识的存在。

Dean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在曾经的他看来事情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样子。Uriel是个混蛋,当然,当时他觉得Cass也是个混蛋。他也不太清楚天堂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反正天使就是一群混蛋。

感觉他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Dean的思绪顺着时间线向后,后来路西法出来了,Cass送自己去找Sam…而Cass……听恰克说,Cass爆炸了。再后来,他又复活了…他们为了将路西法关进笼子里做了很多事情…再后来…再后来…Sam进了笼子里………

“Dean…?”Cass伸手在Dean的眼睛前晃了晃,Dean从思绪里回过神来,Cass正担心的看着他,“你还好吗,Dean。”

“我很好。”Dean深吸了一口气,他向后靠着椅子背,Cass坐在床边,他歪着身子看着Dean:“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么久之前的事,我以为你不喜欢回忆往事。”

“我确实不喜欢,但是这些事情不是我的往事,是你的,Cass。我只是发现我对之前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因为你知道的…我们是不同的视角,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Dean的手抱在胸前,他额头前的头发垂了下来,“我想我也不够了解你,Cass。”

Cass有些不知所措,他感觉自己陷入一种紧张的情绪里,但是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只好将问题抛给Dean:“你为什么突然想知道?”

“秘密。”Dean迅速回答他,然后他站起身来,“好了,我想我该走了。”

Cass也站起身来,“我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Dean,你确定我不需要知道这个秘密?”

Dean走到门口,Cass也走到门口。Dean想着什么,他有些局部的拉了拉袖口,停在门口侧身看着Cass,Cass则盯着他,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Dean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Cass歪着头试图辨认他在说什么,但是Dean并没有说出口,那听起来像一声“呃”

“你想说什么,Dean。”Cass打破他们的猜谜活动。Dean把手塞进裤兜里移开了目光,“没什么,Cass,我走了。”

Cass嗯了一声,等到Dean消失在他的房间门口,Cass将房门轻轻关上。

——————————

回到房间的Dean内心也无法平静。他的思绪自然停留在过去的时间线上,在路西法和Sam进笼子里之后,Cass和克劳力合作了,他们迎来了一次背叛。

Dean想问他为什么,当然,当时他已经问过很多次了,他至今还记得他们的对话在Dean询问他:“当你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找我”后,Cass的一句:“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Dean回答他,“我一直在这里”,Cass没有回答,他只是撇开脸去不再和他交谈,但是Cass当时那个表情明显在告诉他,“不,你不在”。

Dean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自从最后一战之后Cass就没有再出现过,他根本对后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否应该被提及,他应不应该询问。

Dean叹了口气。他拿起那本笔记本翻了翻,看到自己昨天写的东西,他突然不知道写那本书究竟是在自我发泄还是在挖掘什么过去的秘密,但是很明显的,今天的写作似乎比昨天显得更为吃力,至少他的心情没有那么轻松了。

————————————

Sam坐在笔记本上脑子里却根本都是和电脑屏幕上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他还在回想着Dean写的东西,虽然写的很糟糕,但是他身为Dean的弟弟还是能够看懂的。

他的哥哥居然真的在写一本书,还是一本关于他们共同的朋友——Castiel的书。Sam不能理解,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Dean突然现在想写关于Castiel的书了。

而且还写的那么…感情充沛,怎么看都让Sam浑身起鸡皮疙瘩。

Dean走进这个房间来回搜寻着什么,Sam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丝毫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动作。这让Dean感觉到一阵恶心,“干什么?”

“你在找什么?”Sam问他,Dean奇怪看着他,晃了晃手里的笔,“他没墨了。我来找一只新的,我记得我之前买过一盒,就放在这个附近…”

Sam挑起眉毛,他不爱学习的哥哥也有写作写到笔没墨的一天,他可是记得整个高中都没发生过这种事情,甚至他都很难幻想认真学习的Dean的模样。

“写作很顺利?”Sam怪声怪气的说,Dean露出嫌弃的表情:“还好吧,不太顺利。”

“和我说说看?”Sam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一副我很期待的样子。Dean考虑了一下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那个…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许笑话我!”Sam举起手指着天,“我发誓。”

Dean压低肩膀凑近Sam:“你还记得你在笼子里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吗?”

Sam的眉头皱在一起,他没想到Dean会问这个,“当然记得,怎么了?”Dean的脸也皱到一起,“那个时候,你不是你,你记得吗,那个…你。”

“我知道,我记得。”Sam坐直身体,他的样子很放松,“虽然那个时候经过了很多痛苦的事情,但是回忆起来也不是那么糟糕。”

Dean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大厅的门口,确认Cass不会突然出现,“那你知道Cass当时为什么和克劳力合作吗?”

Sam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Dean肯定是写到他不了解的地方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得到一个折中的答案,“我想应该是迫不得已吧?那个时候他不是掺合了天堂的破事,他需要让自己的势力壮大,克劳力对他抛出了橄榄枝,所以他就同意了吧,然后误入歧途什么的。”

Sam刚说完就看到Dean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他反问:“难道不是这样吗?”“我觉得不是。”Dean迟疑了一下,“不对,我觉得…不全是。”

Sam耸了耸肩,“我觉得…Cass和你之间总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事情,我都没办法评论。你只能去亲自问他,或者你就在你的书里跳过这些…话说,你到底在写什么?”

“随便写写而已,没什么好写的。”Dean的回答含糊不清,Sam则露出一个暧昧的表情,“Castiel和Dean Winchester不得不说的故事?”

“去你的吧Sammy。”

Sam晃了晃他的长发,“我们是不是真的老了,Dean,你都在记录回忆了。”

“反正不年轻了。”Dean把手里那只笔丢到一旁,“快,给我一只笔。”

——————————————

结果接下来几天Dean的写作很不顺利,他一直都感觉脑袋卡壳了,一个字都很难吐出来。

他烦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将本子关上丢进抽屉。他觉得自己应该休整一段时间再重新开始。

Dean走出他的房间,Sam和Cass又在大厅里讨论案子,他从厨房拿了几瓶啤酒走进去,给他们每人递一杯,“怎么了,那个案子有什么问题吗。”

“谢谢,”Cass接过啤酒,他依然指着Sam电脑屏幕上反驳他,“我觉得这根本不是吸血鬼的牙齿。”

“可是已经有好几具被吸干血液的尸体了,Cass。这个死者的伤口明显是吸血鬼。”Sam啪啪的点着鼠标,Dean的眼睛在他们两个之间转悠。

“我觉得我可以去看看,去那个猎人那里。亲自看看,然后处理这个案子。”Cass看着屏幕一副认真的样子,Sam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赶忙说,“不,还是我去吧。那个猎人是和我联系的,我觉得我去比较适合。”

Sam站起身来将笔记本电脑收拾好,Cass正打算说什么看Sam这个样子也就没再坚持。Sam抱着电脑从Dean身边走过还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Dean就这样看着Sam消失在大厅里,然后抱着打猎的东西消失在了门口。

“你不去吗,Dean。”Cass问他,Dean耸耸肩继续喝着他的啤酒,“他可以的,Cass。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Cass点点头开始收拾桌子上散落的档案。然而Dean内心却是想着,干得好,Sam。我正需要这样的机会。

Dean放下手里的易拉罐站起身来问Cass:“Cass,你想喝些什么吗。咖啡?啤酒?”

Cass抬起头看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虽然我承认我不是非常了解你,但是我还是明白你不会随随便便要给我'泡咖啡'的,Dean。你想让我做什么,你不放心Sam希望我跟着他去吗?”

Dean摸了摸自己后脑勺,真糟糕,被他看穿了。“我为什么非要有求于你才给你泡咖啡,我又不是没有给你泡过咖啡。该死,还有我真的不担心Sam。”

Cass可不吃这套,他把手里的档案在桌子上码放整齐,然后坐在椅子上也把双手抱在胸前。“你说吧,Dean。”

好吧。Dean绕过桌子来到Cass旁边的椅子上坐着,Cass也将椅子挪动了一下和Dean面对面坐着,现在他们的膝盖离得很近。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Cass,就随便谈谈。你不是说你想要了解我,我也……嗯,想知道一些我之前不曾知道的东西。”Dean微微前倾身体,做出一副愿意交谈的样子,但是Cass却依旧直着身子,让Dean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开始交谈。

Cass有些纠结,他之前就觉得Dean在做某种关于自己的事情,突然询问曾经的事情,现在还留着两个人的时间来交谈。

说实话,他有些害怕和Dean的单独交谈,毕竟他们有的时候认真交谈会演变成争吵,这样的次数还挺多的。

Dean很有耐心的等待着,Cass也只让空气沉寂了一秒,他很快就妥协了,“那你还是给我泡咖啡吧,我要黑咖啡,半勺糖。”

————————————

3

Cass捧着咖啡缩在椅子里,好像Dean像是洪水猛兽,会扑过来吃掉他一样。这种“想要谈谈”的情况总是让他非常不安。

Dean察觉到Cass的紧张,他都有些怀疑自己应不应该问出这个问题。“呃…你不用那么紧张,真的只是随便谈谈,过去的事情,你知道的,我最近总是问你,虽然很奇怪…”

Cass呼了一口气,他抬起眼睛看着Dean,但并没有因此放心下来,“你每一次说要谈谈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这么糟糕的吗,Dean扪心自问,他试图回忆起他对Cass提交认真交谈申请的时刻,好像…大部分都是他在拜托Cass做什么,他还记得那些事情…像是帮忙筑起从笼子里回来的Sam脑袋里的墙,像是让他送自己去过去拿上帝之手,像是……这实在是太多了。

这样想自己好像真的很糟糕。

“我很抱歉。”Dean这样说道,Cass低着头嘬了一口咖啡,“你道歉让我更害怕了,Dean。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Dean笑了笑,“真的,Cass。我只是问问以前的问题,没有麻烦,没有拜托,什么都没有,只是谈谈。”

Cass叹了口气放下杯子:“你糖放多了,Dean。好吧,你快开始吧。”

Dean的双手放在自己腿上,想让自己看上去更诚恳,“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老了,我现在总是会想了解一些过去的事情,回忆一下发现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

Cass则皱着眉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真的吗,你要和我讨论你的年龄和心态吗?”

Dean翻着白眼,他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想问问之前的一些事,但是我不知道我们应不应该提及。”

Cass皱起来的眉毛总算松开了,他重新露出了放松的表情,“哦!你是担心过去的什么事情被重新提及这件事情会让我不安吗,那你真是想多了。”他重新抬起咖啡杯,眼睛在Dean和自己冒着白烟的咖啡之间来回。“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是吗?都那么多年了,没什么好不安的了。”

Dean迟疑着点了点头,“所以……”Dean的眼神从他眼睛上挪开,他不敢直面着他问出这个问题,“我想知道,当初你和克劳力…你知道的,合作。”

Dean偷偷瞄了一眼Cass,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的表情让Dean觉得他确实没有把这些过去的事情死死守在痛苦里,Dean真的很害怕Cass一直不肯原谅他自己。

“OK,”Dean继续问道:“我是说,你当时对我说,‘我需要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Cass的眼神开始游离,他用杯子挡住自己的脸,不得不说,现在重新听起来这话还挺让人不好意思的。

“我记得。”

“所以…”Dean盯着Cass躲闪的目光,试图从他的眼神里得到什么,“你当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我那段时间并不在猎魔,可是也从来没找我。”

Dean还依稀记得,他一直心里就没有放下心来过日子,因为他总觉得哪天Cass会出现,重新把他拉回以前的日子。

等等,难道…

“我觉得这不难理解,Dean。”Cass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也前倾身子握住Dean的手,“你什么都没有做错,Dean。那是我的选择,我犯下的错误。即使我想要推卸责任给某个人,那个人也绝对不是你。”

Dean有些恍惚的跌进座椅靠背,他想他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就那么简单。

也是,Cass也就那么简单。

他甚至有些嫌弃之前不明白真相的自己那么蠢,他还依稀记得Sam和他讨论Cass的背叛,自己还倔强的向着Sam重申对Cass的信赖,都想不到自己其实也在里面有一部分的责任。

等到Dean缓过神来,Cass早就不在对面的椅子上了。他也许在厨房,因为Dean闻到了炖土豆的味道。

该死。Dean捂住自己的脑袋,我为什么要去探究过去,他现在觉得自己确实有够像个混蛋的。

——————————————

等到Dean再一次翻开那本本子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不得不说,叙述那段经历对Dean来说太复杂了,他一点也不想写。

这天早上,Dean像往常一样接听别的猎人打来的电话询问一些问题。当然,他和sam偶尔也回去处理一些麻烦的案子。

只是随着他们年纪的增加,更多年轻的猎人加入这个行列,他们逐渐更多的是在像Bobby一样接听一些电话,在电话里解决一些问题。

没有办法,上一次猎魔Sam被丢到墙上他都疼了半个月。要是以前,第二天继续出去猎魔都没问题。

所以,Dean现在已经学着应对这种称之为“无聊”的心情,他坐在电脑前等着需要帮助的猎人随时Call他,他就把那本本子拿了出来,坐在那里开始翻看自己的作品。

Cass走进房间,他看到Dean坐在电脑前就询问道,“Sam还没有回来?”

“嗯。”Dean咬着铅笔头,一边看着自己书里的东西,“你们上次讨论的那个吸血鬼的案子,他一直没处理完。他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又有人死亡了,他还要再待两天。”

“听起来很麻烦。”Cass皱起他的眉头,他拉开Dean身边的椅子坐下,“我真的不需要去帮帮他吗?或者你?我们两个?”

“不用的,Cass。”Dean抬起头来看着他,“又不是天启再来一次了,恐怕不需要我们三个都出场吧。”

Cass觉得也有道理,只是一群吸血鬼而已。他的目光落在Dean手里的本子上,“你在看的…这是什么书?”

“我的日记本。”Dean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他还举起笔开始写了起来。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会写日记。”Cass评价。“
Yep。Sammy也是这样说的。”

“我能看看么。”Cass认真的询问,Dean抬头就看到他那个好奇宝宝的样子。

Dean摇着头说:“不可以,Cass。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

“奥,”Cass收回他的好奇,乖乖的坐在那里和他的东西,Dean被他喝的那个东西的香气吸引住,他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他。“你在喝什么?Cass?”

“奶茶…?”Cass眨巴眨巴眼睛,好像在炫耀他的饮料,“你们买的咖啡机可以做,我就拿着说明书做了一份。”

Dean伸手从Cass手里拿过杯子喝了一口,他好像在什么奇怪的餐厅里曾经喝过,这个味道还不错。“我也要去接一杯,咖啡机里还有吗?”

“有。”Dean站起来就走向厨房去了。他的本子就这样,敞开着放在桌上,还倾斜向Cass的地方。

Cass一边喝些他的奶茶,一边眼睛还忍不住的看向那本属于Dean的日记本,它就这样大敞着歪向Cass,简直就是某种无声的邀请。

Dean应该需要那么一会儿才会回来,那个咖啡机挺难捣鼓的,Cass这样想着。哦,这样不好,偷看别人的日记。但是,嘿,那个本子就这样大敞着!这可是Dean的日记本!

经过一阵思想斗争,Cass罪恶的手最终还是伸向了那本本子。

——————————————

Dean果然捣鼓了一阵咖啡机,该死的,Sam那个家伙买的东西他总是玩不明白。

等到他回到大厅就收到Cass生气的表情,Cass手里的本子让Dean知道了原因。“嘿嘿嘿你别瞪我Cass,你偷看我的日记!”

Cass红着脸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你骗我,Dean。这根本不是日记!”

Dean挠了挠头,他把自己的杯子放在电脑旁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这怎么不是日记了!”

“你…”Cass把本子举起来翻了翻,他好像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这里面全都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Dean必须承认,如果他说完了这个场景一定gay爆了。

“我就想随便写点东西。”Dean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也没想过Cass会看他的日记本。

Cass不能理解为什么Dean的“日记本”里都是关于他的事,这简直像是电视里那些高中生写的暗恋故事之类的东西。

Cass深吸了一口气,他试图理清思绪,“所以…你在写…关于我的事情?之前Sam说你在写书,就是这个…?”

“Yep。”Dean耸耸肩,“Castiel回忆录,是不是听起来还不错。”

Cass却没有开心的样子,他打个响指,那本本子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你应该和我商量一下,Dean。”

Dean瞪大眼睛,他的本子居然就这样消失了!Dean拽住Cass的衣服,生怕他也像本子一样突然消失,“我要和你商量什么!拜托?我只是写给自己看的!”

Cass的脸上泛起诡异的红色,他挣脱Dean站了起来,“关于天使的书籍是被上帝禁止的,Dean。”

“拜托!Cass!都现在了你和我说上帝!那个家伙你又不是不认识!”Dean哀嚎,他写了好多页呢!他甚至觉得自己与作家只是手写和打印的差距了。

Cass瞪着Dean,好像他没什么话可以反驳了,便转身要走。Dean赶忙拽着他,“你别跑!Cass,把我的书还给我!”

“不!”Cass义正言辞的拒绝,Dean站起来上前一步拽着他的风衣,“我也不!你必须还给我!”

Cass抓住Dean手臂,“我拒绝。”Dean也拽住Cass手臂,“我也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就扭打到一起去了,Dean拽着Cass的衣服,Cass推着Dean的肩膀,他们还互相骂着对方“混蛋”,像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Sam从车库走回来就看到他哥和天使在大厅的桌子上扭打,吓得他冲过来把两个人拉开。

“你们干什么呢,Dean,你已经40多了,还和Cass打架?还有,Cass,你居然会和Dean像两个小女生拽别人头发?”Sam开始唠唠叨叨训斥他们两个。

“他让我的本子消失了!”Dean非常的不服气!他早上起来梳好的发型已经在刚才的混乱中乱七八糟了,而Cass的头发已经乱的像一个鸟窝,“他骗我,那本本子根本不是日记本。”Dean生气的大喊:“嘿!你偷看你怎么不说!”

Sam抓住了关键,“本子…?是那个写满Cass大名的那本吗?”Cass脸又红了,他偏过头去。Dean则转而瞪着Sam,“靠!Sam?你也偷看了?”

“呃…”Sam抓着自己的头发,“好吧!我承认,我看了。”在Dean气愤的眼神下他只好辩解道,Dean居然会写日记,这多么的吸引去偷看啊!

Dean简直要气死了,结果这个屋子里没有人没看过他的“日记本”了。

“拜托,老兄。”Sam摊开手,“我知道你和Cass之间总有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但是那本本子的内容看起来真的太gay了。就好像你暗恋Cass一样。”

Dean瞪着Sam,Cass也瞪着Sam。“年纪大了回忆一下过去都不行!”

“不行。”Cass转而怒瞪着Dean,“如果你要写关于我的事情,应该询问一下我。”

“拜托!我只是写给自己看的!”Dean的哀嚎并不被另外两个人所接受,Cass站起身来就离开了。而Sam则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Dean。

Sam耸耸肩:“拜托,Dean。我们都看过了,接受与否是另一回事儿了。而且,真的挺尴尬的。”

Dean感觉自己已经看到写作事业的尽头。

————————————

Cass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回自己的小床,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他穿着衣服在床上翻来覆去都将床单弄皱了。

他早该想到的!在Dean第一次来问他关于阿拉斯泰尔问题的时候。

Cass又翻身起来,他将Dean的日记本变出来,拿在手上反复阅读。

不得不说,Dean写的真是糟透了。但是Cass还是从字里行间看到了Dean对自己的信任,对过去事情的态度,还有愧疚。

真该死。回忆过去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让人开心。

Cass把本子盖在脸上平躺着,他脑海里都浮现出刚认识的时候Dean的模样,他还没那么多的胡茬,还没有那么深的皱纹。

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也还是能让Cass对Dean的样子记忆犹新。

这对于Cass来说短短的20年,却过的像几百年一样。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天堂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也变了很多,至少现在已经很像一个人类了。

…不,他可能还不够像一个人类。他不明白为什么Dean会写这个东西。这看起来简直…怪极了!

也许他真的想把自己的故事编成书,像什么某某总统回忆录,由他身边的别人撰写之类的。

哦,这感觉真的很奇怪。Cass始终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天使,至少不值得编成书的那种。

…他果然永远也搞不懂Dean。

Cass又举起Dean写的东西重新读了一遍。

——————————————

随后的几天内Dean都简直郁闷死了。

他就想随便写写然后引发这么多麻烦。他完全不明白Cass那个小混蛋为什么生气!

Sam则一直都一副为Dean的情商感到担忧的表情,让Dean很想揍他。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这几天甚至Cass都没有和他说话。该死,这让他真的很郁闷。

终于在这一天,在Sam和Dean坐在一起用笔记本电脑处理事情的时候,空气里一如既往的还一边弥漫着Dean的郁闷和Sam的幸灾乐祸。

Cass却突然走了过来,他手上那些Dean的那本本子。Dean眼睛一亮,果然,Cass径直走了过来将本子递给了Dean。

Dean接过本子的时候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Cass的表情很平静,好像这几天冷淡Dean的人不是他一样,“我觉得你说得对,你只是写给自己看的,你有这个权利。”

Dean翻开本子看了看,他发现里面已经不是只有一个人的笔迹了,Cass在他写的一些地方做了标记,还写了很多东西。Dean刚想开口问他,抬头却发现Cass已经走了。

Sam则笑的很贱,“终于和好了?”

“哼”,Dean对着Sam鼻子出气,转头认真的看Cass写的东西。大部分是一些对事情经过的补充,Dean继续往后翻,发现在他写的那一半之后,Cass居然帮他续写了几页。

“当我站在Dean家门前,看着他清扫院子里的落叶,我想:我的老朋友已经受了那么多苦难了,现在至少让他过过自己的生活。我回过头,克劳力就站在我身后。我那时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我可以堕落,但是Dean——他值得那份宁静。”

“………”

“我知道自己的愧疚,也许这份愧疚让我对Dean的指责反应强烈。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我的选择,我犯下的错误必须我承担。但是我看到Dean的失望时我才知道,他的失望比我对自己的失望让我更难以承受。我错了,不是错在选择了错误的事情,而是选择了背叛我最爱的人。………”

“……”

“Dean?Dean?”Sam慌张的叫声让Dean回过神来,他抬头看到Sam有些奇怪的表情,“你怎么了…?”

“怎么了?”Dean迷茫的看着他,Sam却有些艰难的开口说,“呃…虽然这样很娘炮,但是你哭了,是Cass说要和你决裂还是怎么的?”

Dean摸了摸自己的脸,奥,天呐,他居然被Cass写的东西感动到了。

“所以…Cass要和你决裂了?”Sam问。

“奥,不是。”Dean的手胡乱的擦了擦脸,“我只是发现自己没可能成为作家了。”

Sam则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撇了撇嘴,“确实,你写的太烂了。”

Dean站起身来,他觉得自己有种冲到Cass面前抱住他的冲动。他说做就做,风风火火的冲到了Cass的房间门口。

敲了门后的等待简直要折磨疯了Dean,但是没人回应。Dean推开房间发现Cass并不在房间里。

他又冲进厕所和大厅,发现并没有Cass,只有Sam那个傻子用表子脸看他。

最后他在厨房看到了Cass,Cass正在用那个该死的咖啡机泡奶茶。

Dean走了过去,他把本子藏在了身后,Cass也回过头看到了他,“Dean,”Cass说,“也许你可以帮我把Sam叫过来,这个咖啡机好像又坏了。”

Dean盯着他看,好像很久,也确实挺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他现在只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看起来像个真正的人类。

“Cass。”Dean的手抚上他的肩膀,Cass疑惑的侧过身子看着他。“你知道吗,”Dean耸了耸肩,“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才华的人了。”

Cass露出一个笑容,该死的,这简直光彩夺目。

“拜托,Dean,是你太糟糕了。”

——————————————

嗷嗷嗷我终于写完了!!我还是先发出来,然后慢慢改!!不知道我有没有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