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Hey,Emanual! 第六章!

第六章

 

这已经是dean第三天在这张柔软的床上醒来了,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快要习惯了。Dean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却听见了敲门声。“吃饭了dean”是伊曼纽尔。

 

dean穿上衣服走进卫生间,他含着牙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额头上的疤痕和昨天相比颜色更深了。Dean细数着自己脸上的细纹,试图想起关于自己的过去。但是他脑子里还是一如既往地空空白白,只有太阳穴在隐隐作痛,像昨天,像前天那样。

然而dean也觉得这样真好,每天在柔软的床上醒来便有人做好了早饭。Dean揉着自己睡乱的头发下楼,楼下只有伊曼纽尔。

 

“dean,现在已经九点了。”伊曼纽尔围着粉红色的碎花围裙,没错他昨天也围着这条“达芙妮已经吃完早饭去教会工作了”他一边向dean抱怨一边把冷了的鸡蛋放进锅里回热。

 

Dean站在楼梯上,看着伊曼纽尔给他做早饭。他心里涌起某种莫名的感情,就好像他曾经异常渴望过这种感觉。

 

“快下来吃饭了”伊曼纽尔把鸡蛋放进盘子,从微波炉里拿出牛奶。Dean走下去坐在桌子边,伊曼纽尔却一边脱着围裙一边向门外走去。“你不吃吗”dean把鸡蛋切块插进嘴里,抬头看着他。

 

“我已经吃过了,而且门口有报纸等着我去拿,而且门口的草坪需要修剪了。”伊曼纽尔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回复dean。Dean发现他手里是昨天伊曼纽尔买的那件米黄色的风衣。

 

“你可以等我吃完我们一起做”dean提议,他端起牛奶喝了一口,有的牛奶贴在了他的嘴唇上像白色的小胡子,但是他的眼睛还黏在那件米黄色的风衣上,他始终觉得这个长度是这件外套唯一的缺点。

 

“好吧”伊曼纽尔妥协。这已经不是伊曼纽尔第一次发现自己无法拒绝dean了,他只好外套脱了抱在手里。

 

Dean并没有发现有些俏皮的牛奶沾在他的脸上,他把鸡蛋用叉子插起来直接塞进了嘴里。伊曼纽尔坐在了dean旁边给他递了张纸,“你吃饭的时候总是那么急切么”Dean接过擦了擦嘴对他的问题翻了个白眼“走吧天才”

 

“等等”伊曼纽尔打断他,“你的这里,这里还有牛奶”伊曼纽尔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dean胡乱的擦了擦但是并没有擦到。于是伊曼纽尔从dean手里拿过那张纸试图帮他擦干净,而dean看到他的手伸了过来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迅速的后仰着躲过了“okok老兄我自己来”

 

伊曼纽尔的手顿了顿放下了纸,他看起来有些受伤,dean瞬间有点后悔了。但是那个动作实在太娘了!

 

“那个”dean胡乱的用袖子抹了一把嘴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

等到dean推着除草机在房子前的草坪里来回走动时,他看着这栋普通的房子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片段,他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一栋这样的房子,刷着温暖黄色的油漆和红色的屋顶,门口有一棵大树。

 

他的拇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继续推着除草机。伊曼纽尔则拿着大剪刀修剪着院子里因为秋天到来而开始枯萎的灌木。

 

“他们很快就会变得光秃秃的,而地上全是需要清扫的叶子。这估计是我们这个秋天最后一次除草了”伊曼纽尔说道 。虽然现在已经有叶子落在了地上,dean觉得他一会儿还得来扫他们。

 

“我好像想起了一点什么”dean突然说“我记得我曾经也有这样一栋房子”

 

伊曼纽尔放下手里的剪刀侧着身子看向dean。“现在应该是没了。”dean继续推着除草机,他声音小的似乎快要被除草机的轰鸣盖过,但是伊曼纽尔听到了。

 

“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伊曼纽尔问。Dean沉默了一会儿,他试图理清自己的想法。“我想,应该是希望的。就这样,平凡的生活让我感到满足。”

 

dean将除草机关闭,他拿起扫帚准备开始清扫落叶。伊曼纽尔放下了剪刀,他走到dean身边将手放在他肩膀上“It’s ok,dean.你现在已经得到了。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和你生活在一起。”

 

Dean想吐槽伊曼纽尔这是达芙妮的房子,但是看到伊曼纽尔湛蓝的漂亮眼睛里写满了笃定,像是对dean做出了一个承诺,dean的吐槽就哽在了喉咙里。

 

……这个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Dean有些无奈。

 

一阵刺耳的鸣笛打破了他们和谐的氛围,几辆警车冲到了院子外面停在了他们所处的位置的斜对方,突然鸣笛与人声的吵闹淹没了这个原本宁静的居民区。他们两个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dean内心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应该过去看看。伊曼纽尔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放下手里的东西冲了出去。

 

dean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心那个棕发个子不高的男人,Darcy的老公Carl。他手里脸上全是血,已经被警察铐住双手,站在那里发出哭泣的声音。他身边有一具被白色的布盖住的尸体,dean从白色布下露出的金发猜想,那应该是Darcy。

 

“oh god”伊曼纽尔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推开人群走了过去但是被警察拦住了。“我们是很要好的邻居”伊曼纽尔试图向拦下他的警察解释“昨晚他们还在我家做客。”

 

Dean也赶忙凑上去“是的我可以作证。”那个警察迟疑了一下,对他们说“那……一会儿可能需要你们做一做笔录。”“诶诶dude”dean拉住这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警察“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警察是一个胖墩墩的白人,他皱了皱他胖乎乎得了脸“丈夫发狂杀了妻子,一周内发生两次命案,我们估计有得忙了。”

 

Dean和伊曼纽尔对视了一眼,dean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同样的事情。

 

等到一个警察过来向他们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他们便被要求回家了。过了一会儿达芙妮回家了,dean看到她哭花的脸就知道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两个大男人又开始头疼究竟要怎么才能哄达芙妮,她看起来要崩溃了。

 

在一阵安抚哭泣的折腾之后,伊曼纽尔给了达芙妮一些含镇定成分的药物并把她哄回屋睡觉了。dean才长吁了一口气。

“这几天对达芙妮来说太艰难了”伊曼纽尔坐回沙发上对dean说。

 

“是的。”dean很少见的和伊曼纽尔一起皱着眉头。“虽然我们昨天才见过,但我觉得Carl不是会做出那样事情的人。”

 

“我同意”伊曼纽尔回答“我觉得可能是什么…附身之类的?”

 

“这太荒唐了”dean瞪大眼睛看着伊曼纽尔“好吧,你都有超能力了,那什么东西会附身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不好笑,dean”伊曼纽尔继续皱眉。

“我没在开玩笑,你看我笑了吗”dean翻了个白眼。

“好吧。”伊曼纽尔妥协。

“我们和Barton妻子的家人谈谈吧。”dean突然说道“我觉得一切还是从Barton开始的”

伊曼纽尔有些迟疑“dean。我们要掺和这件事情吗”

“当然”dean立马回他,“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FBI,这两个案件明显有问题,我们应该去弄清楚。”

看dean那么坚持伊曼纽尔也就同意了。其实dean也不是很确定他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他一定要去查清楚。

 

 ————————————————————————————————————————————

早!修改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