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凸子-

鸽王。
写作是一种发泄。努力画画了但是因为太鸽了所以。

【destiel】hey,Emanuel! 第四章!

第四章 

dean梦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一些有着尖锐獠牙吃人的怪物与面部腐烂的鬼魂,他与一个有着妹妹头的高大男人用枪打他们,用盐撒他们。

等到dean慢悠悠的醒过来已经中午了,他起床的时候再次摸了摸柔软的枕头和有弹性的床垫,确认自己还在这张舒适的床上。

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试图回忆些什么,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并没有睡一觉便恢复记忆。不过他还是记住了昨晚那个奇怪的梦,自己的想象力还挺不错,怪物先不说,鬼会害怕枪和盐?这怎么可能!

dean穿上Emanuel为他准备的红色格子衬衫下楼,楼下已经没有了伊曼纽尔和达芙妮的身影,但是餐桌上有为dean准备的早餐。dean走到餐桌边看了看碗里的燕麦与桌上的一杯牛奶,他真的对这个东西没有什么食欲,所以他转而拿起了桌上的白色标签纸,上面写着

“dean 达芙妮那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早饭在桌子上,如果我们无法在中午回来会向家里打电话” 落款是伊曼纽尔。

dean打开冰箱一番寻找只找到几瓶啤酒和生食材,他拉开易拉罐打开了电视,继续坐在那个皮沙发上。dean顺手点开了在上次观看列表里的本地新闻。

在讲了几条本地学校与丹佛的州立大学在某些工程方面合作的无聊新闻之后,女主持人突然说要插播一条重要新闻

一名当地教会成员的男子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但是警方调查到这个人平时性格温和,不知道为什么对妻子儿女痛下杀手。

这时家里的座机响了,dean接起来是伊曼纽尔的声音“dean ”伊曼纽尔像是在特别吵的地方给他打电话,背景音听起来很像警车的鸣笛声

“dean!”伊曼纽尔提高了音量对dean大声的通话“我们中午无法回来了,我在日历下给你留了些钱,你自己吃午饭吧。”

dean道了好之后伊曼纽尔就匆匆挂了电话。

————————————————————————————————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

等到dean咬着他最爱的芝士汉堡端着可乐走到一群警车救护车与行人包围的地方,便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伊曼纽尔。他站在达芙妮身边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安慰的说着什么。

如果不是dean知道伊曼纽尔和达芙妮并非夫妻,他们看起来确实很像一对幸福的夫妇。不知道为什么这看起来有点刺眼。

伊曼纽尔眼尖的看到了人群中狼吞虎咽汉堡的dean。他走了过来“dean,你怎么来了”

dean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回他“我只是出来买汉堡”
伊曼纽尔则皱着眉“这不健康。” 

达芙妮也走了过来“嗨dean!”dean举举可乐“发生了什么?”

达芙妮脸色凝重,“是我们教会的一个成员,Barton Turner。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我们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拍了拍达芙妮的肩膀提醒她是时候去做笔录了,达芙妮向dean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所以”dean转向伊曼纽尔“那个家伙真的杀死了妻儿?”伊曼纽尔点点头,面色也很凝重“他看起来真的不像一个坏人。”

“hum”dean撇撇嘴,“也许他只是很能隐藏”伊曼纽尔张张嘴正要反驳,“hey 伊曼纽尔 ”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伊曼纽尔,dean扭头一看是一位金发的女人,她热情的向伊曼纽尔打招呼。

“你好Darcy”伊曼纽尔礼貌的对她打招呼。那个金发女人发现了站在伊曼纽尔身边的dean,她笑着伸手过来与dean握手“你一定是dean吧,我听达芙妮说起过。我叫Darcy,Darcy Barker,叫我Darcy就好了!”

“你好Darcy,我是Dean…Dean Smith。”dean下意识对着这个漂亮的金发女人露出自己最帅的笑容。

“听到关于Barton的事情我们真的很震惊”开朗的Darcy马上开了话匣子“我们是一个教会的,一起参加过很多活动。我经常和达芙妮一起策划各种活动…你知道的,达芙妮是副主席,所以总是见到他。但是听说今年他家里才有了一个孩子,所以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我一直对他的印象是很不错的。”

Darcy抱着胳膊回头看了看Barton的房子,压低了声音“听说他连自己没满一年的孩子都没放过。”

伊曼纽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在Darcy离开后,伊曼纽尔的眉头也没有放松过。“dean,我看到那个男人的灵魂了,他真的不是一个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dean只能拍拍伊曼纽尔的肩膀。既然伊曼纽尔都这样说了,那看来这件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他们又随便聊了几句,达芙妮也很快做完了笔录,三个人回家去了。

——————————————————————————————
回到家的达芙妮还有些魂不守舍,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些肥皂剧,但是很明显她只是盯着电视机发着呆。

dean揉着自己太阳穴,他受不了房间里令人窒息的沉默,他凑到在厨房做饭的伊曼纽尔身边帮他洗碗碟。dean看了看达芙妮沙发上的背影,用胳膊肘捅捅伊曼纽尔“嘿 这是怎么了”

伊曼纽尔扭头看了看dean,他也用胳膊肘捅了捅dean“我不明白这个手势的意义,但是,其实是今天早上达芙妮去Barton Turner家向他转达上周的教会活动通知时发现了他们家的惨案。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创伤性事件。”

dean默默点头,确实,这听起来达芙妮需要心理辅导。

“所以”dean接过伊曼纽尔递过来的干净盘子放进橱柜“我们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什么的,虽然我对这种事情并不是很擅长”

“这个”伊曼纽尔面色也有点难看“我也不擅长,dean。女人的心思很难猜。”

两个男人交换了个眼神,看来他们只能等达芙妮自己从阴影里走出来了。他们沉默的将厨房收拾干净,伊曼纽尔拿出冰箱里达芙妮昨天买的食材开始做今天的晚饭,dean继续在他身边帮他做些洗菜递盘子之类的小事情。

这还不算太糟,dean心想。


评论

热度(27)